我們家孩子是兩隻超級書蟲,不愛看電視,選舉期間,我特意邀請他們看選戰新聞。

轉台時,不約而同的,他們的第一個問題竟然是:「這台是什麼黨的?」「剛剛那台是××黨的嗎?」怎麼猜中的?「很簡單,看打電話投贊成票的人數就知道了,不同台的差很多。」

我詫異不已,隨即對他們感到抱歉。我們竟然營造了這樣的環境給孩子們:凡事只問立場,不問是非;論述淪於片面、情緒,缺乏全面、邏輯。

終於選舉過了,一切回歸理性了。新內閣上路,大家期許很深,我們尤其關切政府的角色。

目前全世界的主流論調幾乎都向左走,從美國到歐洲,更別提習慣政府擔任君父角色的東方世界。大家都希望政府「大有為」,讓每個人都有工作做、有房子住……。這些期待,人之常情,但誠如我們一貫的主張——戒掉大政府,越是人民仰望政府時,我們更要不斷提醒:政府的效率真的比較高嗎?花錢的效率比我們更高?比我們更有誘因省錢?

去年底,我家巷子前的馬路,不到一個月,來回挖了七、八次,挖了又填,填了再挖,如果是私人企業,會這樣做事?

戒掉大政府,是我們的主張;期待政府比個人更有效率,不切實際,何況,政府本身就有誘因不斷擴大編制,抓取更多的權與錢。所以,當大家都期待政府要如何如何「做」時,我們更要提醒,不該做的,請盡量「不要做」;解除不必要的管制,讓市場自由運作,才能真的人盡其才、貨暢其流。

證諸近來崛起的北歐之星瑞典、歐洲強權德國,都是近十年來,少數從集體主義往非集體思維、從左往右走的新典範。這證明了一個懂得什麼不該做的政府,比什麼都搶著做的政府,有效率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