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與它相遇,在太魯閣白楊步道的斷崖邊。

烈日的午後,它看來既乾又枯,整個葉片蜷曲成一團圓球,像是垂死的老人。但在一陣雷雨後,奇妙的,它的枝葉竟然舒展開來,翠綠盎然,緊密排列的葉片像龍的鱗片,雖然個子不過十公分高,莖部卻強壯而堅實,體態如參天神木。

瀕死、重生,兩種樣貌,都是它。這真是一種很有意思的蕨類,學名叫萬年松,又名九死還魂草、長生不死草。顧名思義,它生命力特別強韌,可以歷劫而不死。

萬年松就像一位智者。當環境乾旱缺水,它把葉片往內蜷曲,既保護位於中心的生長點,又減少接受日照的面積,避免水分蒸散。然而,一切的等待,都為了下一秒的天降甘霖。雨後,它迅速吸取從岩壁上流過的水分、濕氣,再度開展枝葉,死而復生。

很多時候,我總想起萬年松的智慧,它如何在逆境時,韜光養晦。

二○一二年,不景氣,是全球共識,但這波不景氣,跟二○○八年時的金融海嘯有何不同?《商業周刊》採訪團隊特別飛抵倫敦專訪國際大師,並深入全台訂單第一線,配合明年關鍵事件簿的推演,為讀者拼出景氣全貌。

其中,最重要的發現是,明年歐、美、中三大變動因子的交叉影響,將成為史上最低能見度的年代,製造業訂單能見度只有過去的六分之一,而這將使得供應鏈的「長鞭效應」更趨劇烈,離消費端越遠,看得越不清楚,更容易產生庫存過當、或備料不及的狀況。

能見度六分之一的年代,如何應變?

有人愁雲慘霧,甚至有上市企業老闆打算賣公司套現,他數算著種種劣勢,「原物料成本一直漲,工資漲,環境要求加嚴,客戶一直要求降價……,」他得到結論:「現在公司表現好不好,要看你運氣,跟能力沒有太大關係。」如此觀點的人不在少數。

然而,也有一群人用正面迎接不景氣。他們開始回到根本,重新盤點組織流程、資源配置,趁著全員具憂患意識,勤練內功。驚喜的,許多創新出現了,他們,竟然把壞時機轉成好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