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神巴菲特的兒子彼德.巴菲特出了一本書,大家最好奇的是他老爸居然在財富日正當中的時候,決定捐出九九%的財產,做為繼承人的他,要如何交代這一段心路歷程?

接受《商業周刊》的訪談中彼德談到:「我不認為我可以繼承他的成功,或他完成的事,」「賺了很多錢,那是他的成功;如果我寫了一首很好的歌,那是我的成功,我寧可掙得自己的成功,也不要享用他賺來的錢。」他同時提到他父親的另一面,跟錢一點關係都沒有,就僅僅是從彼德的眼中看到,「每次下班都高高興興,喜歡他自己的工作。」對彼德來說,這個收穫反而是比財富更有價值的「財富」。

人偶爾都會迷路,失去了方向,不知道為何而戰;為錢?為理想?漸漸的,我們把初衷裡最重要的兩個因素:喜歡、快樂給稀釋掉了。

《VOGUE》美國版總編輯Anna Wintour在製作時尚雜誌以挑剔著稱,在描寫《VOGUE》團隊的紀錄片《The September Issue》中,有一個長期和Anna配合的創意總監Grace Coddington,每一次都為了爭執一些理念和創意,和總編輯必須冷戰、熱戰交替,但因為她熱愛她的工作,這些不愉快,最後都隨著出刊,看到近乎完美的作品,臉上露出笑容。

參與時尚產業將近半世紀,在訪談中問她何時退休,她居然不以年齡、體力為指標,而是表示,如果有一天她進了辦公室,一直會生氣,笑不出來的時候,大概就是她應該要離開的時候了。

反覆在心中會想起的一段對話。一位靠著領退休金生活的A先生,每天早上就準備三樣東西,啤酒、魚竿、三明治,然後就出門去了,B生先問他為什麼不努力工作,這麼墮落?A回答說,我們工作的目的是什麼?B說,存夠了錢準備退休。A回答,我不是已經在享受退休生活了,為什麼要繞這麼一大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