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六日凌晨,台北市萬芳醫院,又一個商周寶寶誕生了,這是採訪主任修辰的第一個小公主。

喜訊一來,同仁們紛紛道喜,子彥的賀詞令人莞爾:「今台股再破底。真是個危機入世,有眼光和膽識的孩子!」

這兩年多來,商周編輯部的同事們很努力的增產報國,十個商周寶寶陸續誕生,我不禁想起,這群誕生於海嘯後時代的孩子們,他們的成長過程、價值觀會有何不同?

我們這一代,美國是老大,沒人想過美國可能會倒帳;大家努力生產東西給美國人用、再把賺到的錢(央行外匯存底),買入「最安全」的美國債券,把錢借給美國人花……。全世界繞著美國轉,因此,學英文、到美國留學、看好萊塢片,向來是主流。

但是,這群商周寶寶們的世界將有很大的不同了:美國若國力持續衰落,「美金」不再是美「金」,只是越來越薄的鈔票。屆時,誰握有實物,誰才是強權,也才是孩子們的學習重點。

誠如我們製作「大債時代」系列報導的主軸,各國的債務危機若無法治本,央行們只是持續用印鈔票來製造短期繁榮,那麼,不管你有沒有參與這場金融遊戲,大家都將承受通貨膨脹之苦,等於被變相課稅。而更嚴酷的挑戰是,市場越來越「有效率」,熱錢快速流竄,許多商品的名目價格可能在短短一日內就出現雲霄飛車般的劇烈波動,資本家、投機者相對有因應優勢,升斗小民卻只能望著越來越薄的鈔票嘆息。

大債時代下,鈔票氾濫,這將會成為一個貧富差距急遽擴大的世界;有錢人煩惱著錢的出路,窮人卻搔破頭想著錢的來處。

如果按照達爾文的進化論,什麼樣的人會成為存活下來的適者?

想到這裡,心裡雖擔憂,但轉念一想,生命總會自己找出路,亂世中出生的寶寶們,可能因此更具國際觀、更靈活、更具備獨立思考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