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兩期的《商業周刊》,我們帶讀者走過IT產業兩個典範轉移的故事:手機巨人諾基亞凡事做到最好 ,卻成為一百分的輸家;英特爾最害怕的敵人─隱形冠軍安謀。這一期,是第三部曲:新舊科技世代交替的新王者─一隻火紅的《憤怒鳥》,以及它代表的四十幾萬個看似微不足道,卻席捲全球的App產業。

我是一個不玩臉書,在新世代眼中相當「不合群」的原始人,不過,我卻也在iPhone上拉過彈弓,想要把《憤怒鳥》射出去壓垮戴鋼盔的綠色小豬。如果連我這種人都玩過,就可以知道它的影響力指數有多高。從英國首相到台積電董事長夫人都是它的粉絲。

幾隻小鳥,一款看起來好像小孩子玩的遊戲,為何席捲全球,甚至還可以進軍好萊塢?它真的那麼簡單嗎?本期商周主筆曠文琪將帶著大家深入其「巢穴」,發掘《憤怒鳥》的啟示,故事我不在這裡贅述。

但我想跟讀者分享這個封面故事製作背後的感想。事實上這是文琪的感想,我只是把「採訪」她所得到的整理出來:

要約到這家企業,我們約了快要兩個月,一直石沉大海。直到最後攝影駱裕隆直接登門拜訪,《憤怒鳥》的CEO才同意接受。他說:「我們真的很忙!」

但在得到CEO專訪的首肯後,前置採訪作業,還是很沒效率,一封郵件寄出,要好幾天才得到回覆。他們並不在意我們對他們的效率觀感不好。

但要說他們太驕傲,也不是,文琪觀察到,CEO麥可.海德接受採訪時的態度,平和謙遜,很實際的芬蘭人典型。玩家在網路上丟出反應,他們半天內就會回覆,並且告知改善進度。

文琪說:「我想了老半天,才想懂一個道理:這是一家長大得超快的小公司。未來,在App世界裡,會有好多這樣做全世界生意的小公司出現。他們重視顧客勝於媒體,不管頭銜只問職責。」而且,他們沒有過去成功企業標準的「完美」性格,不想面面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