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久沒有一個人,靜靜看著天空?

一分鐘、五分鐘、半個鐘頭、六個鐘頭……。有一群人,這一輩子幾乎每天都是抬著頭,看著天空;他們的喜、怒、哀、樂,幾乎都與天空結下不解之緣。

天空,對這群養育鴿子的人來說,有人填滿生活角落,也有人靠著比賽、拿獎金過日子。如果不是主筆寧寧的大力推薦,我們很難有機會認識這群生長在這塊土地上超過六十年的「朋友」。

四月三日,週日十二點五十四分,一封郵件飛入幾位同事的信箱,發信者是寧寧,她形容這是一個「有趣的封面題材」,有名人、有產業規模、有專業,還融合著高科技。一路追下去,居然發現,國家地理頻道來台灣取材,想要尋找最能代表台灣特色的品項,紫斑蝶、觀落陰、蟑螂,入列,還包括賽鴿。

這兩個月,工作團隊包括寧寧、攝影大哥思迪、記者年生,用「上山下海」來形容並不為過。由於台灣鴿子賽事規則嚴格,必須帶著鴿子搭船,距離陸地三百公里的外海放飛,鴿子回到「家」,才算完成一段旅程。

思迪一直想爭取拍攝萬隻鴿子齊翔的畫面,最後爭取到和鴿子隨船「採訪」的許可,為了那短短五秒鐘,從高雄港出發,他一夜沒有睡覺,等待天光微明的那一剎那。他形容,整個晚上,鴿子和他一樣,很安靜的等待;牠們的本能好像已經知道,即將是一場跨越大海的考驗,中間沒有停靠站,體力不支,面對的就是……。

台灣看起來不大,從南到北採訪過程,開了一千公里路程,從出發前油箱滿滿,回到台北時,顯示沒油的燈亮起了。

這個題目有意思的是,像一片片剝花瓣般,我們也展開了一段精彩的發現之旅。種鴿的拍賣場上,只收現金,不接受信用卡、支票;寧寧在春季賽中發現一隻叫「藍波萬」的鴿子,幫一對在夜市擺攤的夫婦,一次掙到了兩百萬元獎金;幫國家地理頻道拍攝《賽鴿風雲》的導演,在海上拍攝的過程中居然兩次與死神擦身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