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福特汽車執行長穆拉利(Alan Mullaly)的一段回憶。當時,他剛上任,面對的是一家連年虧損的百年老店。

「即使已經有累積一百七十億美元的損失,還是沒有人敢說真話,所有報告的圖表和指標都是安全的綠色……, 我把會議停下來, 一一看著每個人,但我只看到每個人把眼神飄往地上。」

「當馬克(Mark Field,福特北美市場總裁)提出紅色警告時,整個房間陷入了沉默,所有人都在看,這個CEO會有什麼反應。每個人的眼神都在說,馬克這回玩完了。」

「但我開始鼓掌,我說,馬克,太棒了,我可以做什麼事來幫你?」

變革才剛開始,金融海嘯便狠撲而來,穆拉利必須帶著員工們,在絕境中殺出一條血路。

拒絕政府金援、砍掉三分之一人力、關掉十七條生產線、彎腰學習豐田式生產……,去年,福特端出十年來最佳的財務數字。

「我們沒有拿納稅人的錢,」員工們驕傲的穿上印有這標語的制服,多麼諷刺又多麼令人警惕的一句話。

海嘯一千天,美國正努力的從泥淖中爬起來。福特汽車,只是一個縮影。

過去被寵壞了的美國人,習慣揮霍,縱容大而無當,一場海嘯,將他們的美國夢打醒。然而,也唯有置之死地,才能讓人重生。

就在資金撤出新興市場,美股突破海嘯前高點之際,在零下十度的大雪中,《商業周刊》採訪團隊重返美國三大城市,帶回近兩萬字的第一手觀察,解析美國景氣的真相。

在底特律車展,我們看到三大車廠回來了,並交出三年來最佳成績單,連被稱為「鬼城」的底特律,都展開美國史上最大規模的城市改造運動;在紐約,我們看到亞洲買主搶進房市、零售業端出意外的好成績;在矽谷,以潔淨能源、生技業為主的新創業潮正在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