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十一日,埃及首都開羅市總統府外,人們慶祝穆巴拉克辭職,這位執政三十年的獨裁者被迫演出「出埃及記」。

同一天上午,台北股市重挫二百二十六點,連續四天跌掉六百四十六點,外資迅速的從台灣股、匯市撤出。

兩起事件,相隔萬里;一個是北非的政權變天,一個是台灣的股市變盤。兩者有何干係?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佛里曼(Thomas Friedman),在埃及事件後走訪了以色列、約旦等中東國家,寫了一篇〈中國,推特和二十歲年輕人vs.金字塔〉,文中,為此提供了一個有趣的思考點。

他說,雖然中國並未直接造成埃及這次的危機,「但中國以及整個亞洲開發中國家的迅速發展,導致全球對肉類、穀物、小麥、糖等商品需求的大幅上升。在過去半年裡,迅速飆升的油價和食品價格進一步加劇了埃及的國內矛盾,成為此次危機發生的重要誘因。」

佛里曼舉例,如今埃及人過傳統的齋月節時,手提的燈籠,許多是中國製造。「這些燈籠裡頭裝了微型晶片,可以演奏埃及民謠,價格也很便宜。埃及的工資已經很低了,中國製品卻能把成本壓得更低更具吸引力,你就不難明白埃及的競爭力已經出了問題。」

再看台股,當樂觀的萬點論充斥市場時,由中國帶頭引發的通膨隱憂,早已亮出警訊,手握大筆熱錢的外資殺手們,將新興市場分成三批,有計畫的出脫,台灣,是最後一波。於是,在新台幣升破一美元兌二十九元的心理關卡時,為外資提供了絕佳的獲利出場舞台,史上最大的期貨空單萬箭齊發,一場完美獵殺也就上演。 從這兩起事件看來,世界真的很平。

稍早之前的突尼西亞革命,又何嘗不是如此?

不過才七個多月前,突尼西亞還是全球漲幅最高的股市之一,更是「世界經濟論壇」中「全球競爭力」的資優生,非洲第一名,甚至媲美歐洲的中段班國家。然而,當一個小國面臨劇烈的全球化,尤其是嚴峻的通貨膨脹時,加上高居不下的失業率,二十三年的政權就此一夕垮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