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外婆老家的九重葛總開得豔麗奔放,盛夏,奼紫嫣紅的花海,至今仍深嵌在我的腦海。

我並非綠手指,但近年的工作壓力讓我常往花市跑。在陽台上,我開始種起整排的九重葛,並謹守花市老闆叮嚀:充分日照,不可天天澆水,適時施花肥……。隨著夏日到來,我滿心期待繁花盛開,怎奈,九重葛就是不開花,雖然株株枝葉茂盛。

再到花市,老闆盤點我的護花步驟:「你確定水真的沒澆太多?」

這一問,我才想起,原來,貪心的我,為了讓綠意滿窗台,在九重葛上頭,又掛了一排黃金葛。九重葛耐旱,要開花,必須置之死地而後生,在葉子瀕臨乾渴而死的關鍵時刻澆水,方能激起其求生意志,綻放花朵。但黃金葛截然不同,它性喜多濕,於是,在自動灑水器每天的澆灌下,九重葛不小心吸收了黃金葛滴下的剩餘水分……。

原來,九重葛因此開不了花!當初栽種時,我只想到,這兩種植物四季皆宜、好照顧,卻忘了它們對濕度的需求截然不同。

意外的,在蒔花弄草的過程中,我也從不同角度,體會管理的奧妙。

九重葛跟黃金葛,就像組織裡不同的人才,他們各有擅長,喜好卻相異,如何設計一套有效率卻又因才適性的制度,讓人才各有發揮,卻不彼此掣肘,是管理者很大的挑戰。在辦公室的白板上,在我的心頭,這都是最常思索的問題:我是否真的讓人才適才適所?

去年此時,台北一○一大樓,執行長王文靜選擇在全世界最高的餐廳,交棒給我。從餐廳外眺,台北市的風景盡在雲霧中,就像當時混沌不明的景氣。文靜要我定心,並送給我一套《教父》的DVD與卡片:「期待妳成為一位受人尊敬的總編輯。」

受人尊敬,取決我們手上的筆是否對社會發揮正面的影響力,而這是所有商周人的自我期許,更是責無旁貸的任務。回顧過去五十二週,挑戰與挫折從未少過,所幸,一群可愛又認真的商周夥伴們,總讓我感覺自己並不孤單,因為,我們是一個團隊。也謝謝所有讀者不斷給我們批評與指教。這些,都是我們再進步的力量。

夥伴們,謝謝!也請繼續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