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底的合歡山,時而雲霧繚繞,時而驟雨,時而陽光燦爛。難得偷閒,我們為孩子請假一週,挑戰三座百岳。

往合歡東峰的路上,遠眺是壯麗的奇萊北峰、中央尖山等連峰群山;近在咫尺的則是玉山箭竹、玉山圓柏;登頂之處,一片嫩粉的玉山杜鵑叢,含苞待放,令人驚豔。

「不用上課嗎?」看到兩個小孩,迎面而來的山友,第一句話總問。我們全家相視而笑答道:「請假啊!」語畢,人們總一副不可思議貌。

我無意破壞學校紀律,然而我一直記得,十年前訪問當時外商銀行權力最高的女總經理周瑞青時,她跟我分享成長故事。她說,當學校流行穿迷你裙,母親總要她試試比別人更短一點的。颳風下雨,周母會說,「好冷啊,乾脆別去學校了吧!」甚至,要她去看電影,或做點別的事情。「沒有什麼是絕對的,也沒有什麼是必要的。」這樣的觀念,讓周瑞青日後勇於冒險、面對不確定。

有此借鏡,我偶爾總是自私的,讓孩子配合我的作息請假出遊,期待他們可以藉此面對變動、處理不確定。更重要的是,我深信,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在行進的路途中,有太多變動在發生,遠勝於靜態的課本。

說了這些,與本期的封面故事有關。過去二十年,隨著台灣經濟成長,製造、代工業興盛,許多企業已面臨成長極限,老闆們求才若渴,但他們最需要的,不再是執行力型人才,而是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所說具「創業家精神」的人。

這類人才,對「機會」敏感,總是主動、不斷的尋找機會,能夠面對不確定、承擔風險。但可惜,這種牛仔般的冒險精神,在台灣的白領階級,越來越稀有。

前陣子,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不約而同的跟我們談起這個概念。張忠謀說,risk taking(承擔風險),是美國化的公司衡量經理人最重要的標準之一。「事實上我在德儀,幾乎是每天都被教誨,都是risk taking,這是天天必須呼吸的空氣。」

我追問,現在台積電員工的冒險度夠嗎?張忠謀笑答:「台積電,除了我以外,不夠啦!」

蔡明介也用了跟張忠謀一樣的話,「你不take風險,你忙了半天,(業績)也會下來。」而聯發科的團隊也是「天天在吸收這樣的空氣。」

在就業市場回春之際,要成為大老闆眼中最搶手的人才,就要走出舒適圈,練習當新牛仔型人才,重拾過去台灣最令人驕傲的創業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