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正上演搶救失業大作戰的同時,十三億人口的中國卻爆發史上最嚴重的缺工潮?

看似突兀,卻再真實不過。這次的中國缺工潮,不同於每年農曆年後的例行缺工,其規模之大、人員補足期之長、工資上漲之幅度,均超越往年。

一一五七期的《商業周刊》,我們在「二○一○年中國關鍵報告」專題中就曾預測,今年中國的「人口紅利」將面臨逆轉點,未來,中國「取之不竭」的勞力不再。不過兩個月,預言成真。

不只傳統業者,科技廠因缺工而影響出貨的消息陸續傳來;更罕見的,鴻海公關室主動整理相關新聞,以「特急件」向各媒體澄清鴻海不缺工,各大企業的老闆們也紛紛展開消毒。

為了一探究竟,我們兵分三路,主筆胡釗維抵達中國沿海的工業重鎮廣州、深圳;主筆曠文琪深入內陸大城重慶;記者林俊劭則走訪台灣三大工業區,我們試圖拼湊真相並了解台灣能從中得利嗎?

三月一日,也是元宵節後的第一個上班日,文琪在重慶江北,看到廣達、英業達合辦招工大會搶人;同一天,釗維在廣州車站看到派出賓士車搶工的企業;而在東莞,生產衛浴五金的台商,生產線只剩下一半在運作,因為無工可用……。

當蘋果電腦執行副總、Palm執行長等人,都跑到東莞上游零組件廠緊迫盯「貨」時,你就可以想見缺工多嚴重了。儘管台股沉浸在景氣好轉的氣氛中,但跑了一趟中國,釗維說,情況比他預期的還嚴重。他觀察,小廠缺工、大廠缺料的狀況,將逐步反映在財報上,因為有訂單、不一定能如期交貨。

二○○九年,中國工人,獲選為《時代》雜誌的年度風雲人物,排名僅次於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奇(Ben Bernanke)。因為中國經濟能順利保八,帶領世界復甦,中國工人是首要功臣。然而,隨著中國新一代民工崛起、大西部開發、三農政策等結構性的改變下,這群中國工人正做出不同的選擇,或者返鄉創業,或者不讓小孩繼續當工人,或者轉往服務業……。

世界工廠正在變貌,如同巴克萊資本中國研究主管彭文生形容:「這座世界廉價工廠的煙囪已經傾斜了。」

在變貌中,台商的位置呢?往更低廉走,或升級?答案不言可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