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台灣的大學教授,別的國家為了挖角你開出五倍高薪,而對方又是世界強權,薪水高、舞台大,你的選擇是什麼?

這,正是此刻台灣一流教授面臨的抉擇。中央大學統計所所長傅承德,就是其一。

奧林匹亞競賽,是全世界中學生最大的實力競技場,從數學、物理到生物等科目,每年一百多個國家都派出代表到此較勁,可說是學力的奧運比賽。傅承德,是台灣數學資優生的星探,也是最佳教練。過去十三年來,他領著這些天才們參賽,共為台灣奪下二十二面金牌、四十七面銀牌及十一面銅牌。

然而,上海復旦大學、新加坡大學此刻正積極向他招手。他陷入天人交戰。台灣,留得下傅老師嗎?

撇開知識份子的使命不談,先看三大外在拉力:一、中國政策明令三到五年內,主要鎖定台、港、星三地,挖角兩千名頂尖教授,薪資無上限。二、香港去年變更學制,大學從三年改為四年制,須新增一千個師資。三、新加坡為強化科技實力,大力向台灣理工、科技教授招手。

再看台灣的內部推力:大學太多,導致資源分配被扭曲、薪資不具競爭力、評鑑制度太過單一且僵化、大學發展策略與台灣的未來沒有鏈接……。

傅老師,只是台灣菁英外流的縮影。

然而教育,是一國國力的根基;沒有人才,再多的面板廠、晶圓廠也無用。二流師資要如何教出一流人才,國力如何能強?

政大校長吳思華舉例,全校六百位教授,五年來,陸續走了二十幾位,都是A咖、有實力者,「但更嚴重的是新老師不進來。」

從大學的菁英外流、新血進不來,我們看見台灣什麼樣的未來?

執政者在每日擔憂選票之餘,是否看到此一問題的嚴重性?此問題雖沉痾已久,然而,難解嗎?不難。該解嗎?我認為是當務之急。

看清問題本質,不計毀譽,大刀闊斧,問題自然得解。倘無法乾綱獨斷,仍落入父子騎驢的鄉愿邏輯,選票、民心、台灣的未來,將三輸。傅老師的動向,是台灣菁英外流趨勢能否逆轉的指標,請為政者務必拿出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