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來,台灣的科技版圖劇烈洗牌,鴻海、台積電、華碩等公司陸續展開新布局。在戰場上廝殺時,這些沙場老將們最擔心什麼?

當我以此就教緯創集團財務長林進財時,「你先去看過去十幾年三星(Samsung)的變化有多大?攤開三星的布局,我們再來談。」他答道。

於是,我們展開了此專題的製作。攤開三星布局:這家從乾魚貨、蔬果小出口商起家的集團,即便經歷一九九七亞洲金融風暴、二○○八全球金融海嘯,它仍迅速成長,今年市值更一度超越美國英特爾公司。

在它打敗了日本索尼(Sony)、美國摩托羅拉(Motorola)等國際大廠後,如今,三星更步步進逼台灣的電子業,連台灣政府投入大力扶植、兩兆雙星中的DRAM、LCD面板兩大產業,都被三星狠狠的甩在身後。

當然,台、韓兩國經濟結構、國情大不相同,韓國政府傾全力養大三星,不惜讓韓元貶值高達二○%、內需產業受傷。對比台幣幾乎不動如山的匯率,台灣電子業自然身受重傷。

且不論匯率應該負擔什麼角色,然而,科技業是台灣的命脈,面對這個最可怕的對手、也是最密切的客戶,企業要尋找自己的突圍策略,政府也該提出產業策略,而非放任韓國政府與三星聯手打擊台灣產業。

本期封面故事,我們將三星布局、與台灣的競合關係做了完整拆解,並提出反制三星的建議。

其中,我對於三星的「鯰魚理論」最心有戚戚焉。這是三星人都耳熟能詳的鯰魚故事:如果希望泥鰍長得更快、肉更結實,那就放隻鯰魚在池子裡面。泥鰍擔心被鯰魚吃掉,會不斷游動,保持警覺,而不斷游動,泥鰍食量越大,長得就更肥美。

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危機,三星財務一度困窘,當時的三星集團會長李健熙宣示:「除了妻子,孩子,什麼都要變。」於是,改革大刀闊斧,上班時間改變、練習用左手吃飯??。變,在這個集團,是不需要再溝通的共同語言。

然而,改變,不是口號,李健熙直指核心:「如果你不能改變自己,你也就不能改變任何事情。」

面對三星,大敵當前的台灣,資深撰述曠文琪做了這個結論:我們也要永遠在心中,放上一條鯰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