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七天,我們全家如坐針氈。

H1N1!中秋節隔天,女兒高燒不退,當她從醫院快篩回來,老公宣布這個消息,兒子馬上拿出口罩、躲進自己房間,一副避之唯恐不及貌。

於是,全家上演防疫大作戰,把女兒隔離在她自己的房間,送進電腦、金庸武俠小說、漫畫,還把紅外線照護機送進去,準備殺她遺留的病毒。隨後,老公並拿著大型蒸汽熨斗,把全家每個角落徹底消毒一遍。

接下來幾天,女兒只要一開房門,每個人都瞪大眼睛:「先洗手!」她一咳嗽,「快回房間!」她有一個搖鈴,有事呼叫,隨時以e-mail互通訊息,遠在斗六的阿公、阿嬤,也透過部落格鼓勵孫女要放輕鬆。

女兒固然有委屈,但為了大局,也懂得體諒。沒想到,即便再嚴密的防疫,三天後,兒子也淪陷了。接著,老公也出現症狀,家裡成了重災區。很識相的,我們全家自我隔離了一週。但因為在第一時間就診、投藥,病情很快得到控制,孩子們都恢復上課了。

只是回想起第一時間,全家充斥在「處處是病毒」的恐懼,誇張的聞咳色變,直到醫生「開釋」,病毒在常溫下只能存活幾個小時,我們才知道自己的無知。

七天抗戰,從恐懼到平常心,讓我們體會,即便不幸的「趕上流行」,只要有正確的防疫概念,H1N1並不可怕。

說了這許多,其實跟這期封面故事「非懂不可MOU」有關。兩岸即將簽署MOU(兩岸金融監理備忘錄)了,多數人還是搞不懂這是什麼,就跟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一樣,對個人、國家有什麼利弊得失?大家對這兩個新名詞的無知程度,遠超過對H1N1的認識。這,才是危機。

面對中國大巨人,人們有夢想、也有恐懼。MOU一簽,代表兩岸資金閘門開了,若再加上「ECFA」的兩國特殊優惠待遇,主筆林瑩秋妙喻,這就像「胭脂馬遇上關老爺」,強棒遇上強棒,會「非常厲害」。

但當人民幣大舉來台,甚至不止淹到台灣人的腳目時,蕞爾小島會水漲船高,還是被淹沒?這,真的會像胭脂馬遇上關老爺嗎?

在這個「新常態」的新時代,從個人到政府,唯有徹底搞懂那看不見的五%風險,步步斟酌,如履薄冰,開放,才能真的開好花、結好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