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山與陽明山櫻花季,稱雄南北。阿里山的櫻花從日據時代便種植,百年老株,種類豐富,從深紅山櫻花、粉白吉野櫻、晚春的八重櫻。台北常見山櫻花,倒不稀奇,但是要一睹如落雪繽紛的吉野櫻林,在台灣就要上阿里山。久仰此景多年,台北都市佬的我最近殺上阿里山看吉野櫻,而且特別下榻於賞櫻重點站阿里山賓館。想像,忙中偷閒後的犒賞,在雪白花海的賓館庭園裡優哉喝咖啡、看書、等春日雲海。

出發前一天中午,我跟IBM總經理于弘鼎吃飯,跟剛從上海調回台北的他小小炫耀我的旅行計畫。隔天一早,興匆匆的搭高鐵出發了。

結果,盡興而去,敗興而歸。

失望一:今年吉野櫻開得並不好,雖然花季才開始,但是並不壯觀,而且花開時遇雨,綠葉也爭先恐後冒出,使得純然粉白的花海,雜亂了。

失望二:對最負盛名的阿里山賓館,沒特色、沒個性,感到失落。雖然他們的牆上掛了一整排名人下榻的照片,然而從走過四十國的旅人的角度,我的評語是:「虛有其名」。不至於評價非常差,但標價過高,房價至少要打八折。連小冰箱都沒有的房間,設施與用品平平,你覺得,一晚近一萬元,值得嗎?餐廳水準也普通,我點了山葵烤雞,吃了兩口就放棄。

阿里山賓館是有歷史、山葵是有山上的特色,為何都讓人失望?旅程中,碰到不少大陸觀光客。也目睹阿里山賓館大興土木,增建房間,搶陸客留宿生意。

我的重點倒不在抱怨,反正也沒法退錢,但因為安利首發團引起的話題,讓我憂心國際觀光客的滿意度:「台灣值得來第二次?」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我們從最近熱門的大船入港、陸客來台切入,推出「我最會賺人民幣」。記者黃宥寧從上海隨郵輪到台灣,抵台後與召集人胡釗維等四位記者、兩位攝影聯手,貼身採訪,完成這次的報導。我們對於該得分的兩個世界級景點——故宮與一○一表現失望,但也欣喜看到一些用心的業者。

除上述專題,本期還有另一個封面故事「穿越海嘯的逆勢漲股」,這是從五大股市的二萬零二百一十四檔股票中,進行地毯式的調查,金融海嘯半年的逆勢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