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鄰居中,有四戶人家為了孩子的就學,最近或正要移居美國。他們跟我的孩子的年齡相仿,所以我特別敏感。在辦完一場場的惜別餐會後,我的孩子特別憂傷,因為同學走了。把孩子送到美國——全球第一強國當小留學生,似是台灣有經濟能力的家庭都曾思考的問題,就是所謂的培養國際觀吧。

上週,我與眾達律師群喝晚春酒。席間,一位律師談到他的「新台獨日子」,前衛的他不是把小孩送到美國,而是到北京讀清華大學附設中、小學。他的兩個孩子都被送到北京當小留學生,弟弟是「小學留學生」,姊姊是「中學留學生」。哇,另類的選擇。在思考如何培養孩子的國際觀,他壓注中國大陸,不是美國。大費周章請台辦幫忙、布局人脈、發函,才搞定。

他的做法讓我看到新教育潮流,我想,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台灣父母會跟進,把孩子送到北京、上海當小留學生。世界第一強權,無庸置疑,現在還是美國。未來呢?這位律師朋友顯然有不同見解。

金融海嘯把美國搞得灰頭土臉,中國大陸在世界地圖的政治、經濟角色加速崛起。

特別要注意的是,去年底,中國大陸在內部因應做法。全球金融海嘯發生後的一個半月,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提出第十一個「五年計畫」,進一步擴大內需措施,總投資人民幣四萬億,二○一○年底投資完成。要將中國成長的時間與空間快速壓縮,讓新的經濟動能在十年內啟動。

人民幣四萬億約當新台幣二十兆。這份計畫重點在中部六省九城,以一條又一條的交通建設,讓大陸內陸與沿海大幅縮短交通時間,形成五小時經濟圈。最受矚目的是,橫貫東西與縱向南北的兩條千里高速鐵路——新京廣高速鐵路、滬漢蓉高速鐵路,兩條高速鐵路將交會武漢。請注意,北京與武漢,中國地圖上的兩座城市,畫一條線不消一秒鐘,實際距離卻超過一千公里。轉換到歐洲地圖,比阿姆斯特丹到威尼斯還遠,約當荷蘭、德國、瑞士、義大利的四國直線距離。

中國內陸一旦富起來,取代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消費國的日子也就不遠了。這期封面故事,我們出動兩支採訪隊伍,從最近千萬勞工撤退內陸現象探討新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