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兩個問題:「你的孩子,如果考第四名,你高興還生氣?」「有三種國籍的孩子讓你選項,你希望培養出『台灣型』、『美國型』、『芬蘭型』,哪一種類型孩子?」 回答上述問題前,我先做題目解釋。

二○○六年,被喻「富國俱樂部」的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對全球五十七國四十萬名、十五歲的學生進行一份學科能力測驗(PISA),了解各國未來主人翁的競爭力差異。在學科方面測試數學、科學、閱讀三科,結果,很久沒有「世界第一」的台灣人,竟然勇奪「數學分數排名」第一。不止如此,科學也比美國、日本學生厲害,全球第四。閱讀力稍差,但排名也在前段班。

說明至此,你給予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是什麼,高興嗎?

請,再聽我說完。這份調查還針對孩子的信心度測試,問題包括「課堂上所教的科學知識我都非常了解」等,結果,科學分數第四名的台灣學生,信心度排名竟也是第四,是倒數第四。PISA擬了六題信心度問題,台灣學生的排名清一色倒數。讀文至此,你是否啼笑皆非。

我稱台灣的孩子是「第四名的孩子」:考試很強第四名、信心很弱倒數第四名。這是文化差異使然,還是教育制度使然?OECD官員認為,教育制度占了重要原因。從跨國比較,我們可看到:美國學生的結果完全相反,信心排名遠高於考試排名;科學分數全球第一的芬蘭學生,信心度也很高,這顯示他們同時擁有學科能力與正確的學習態度。

分數主義教育,讓台灣的孩子變成考試機器,贏得眼前的分數,卻輸掉未來的競爭力。這是我對「第四名孩子」的憂心。這期《商業周刊》我們專訪PISA專案負責人史萊克,他談到:「未來世界的真正成功者,不是只懂得累積知識,而是懂得分析、創造、建立知識,並將它應用到生活中。」OECD的另外一份報告指出,未來人才的關鍵能力,不只是傳統的教學法出來的智育分數能力,更包括:「人際」能力、「自我負責」能力。然而,後兩者因為難以分數丈量,多被忽略。

可喜的是,去年六月開始,我們從北到南、從深山到海角,費時九個月,執行副總編輯孫秀惠、副總主筆劉佩修與攝影張家毓推出「百大特色小學」,發現一百零四所新主流價值的小學,與一百零四種教育的可能。這是台灣少見的教育田野調查,將分兩期出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