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海嘯,讓世界變了樣。每天一起床,各地傳來的災情不斷。焦躁的人們抱怨著:災難,到底何時能停止?

為了近距離觀察「海嘯」的樣貌,我們陸續到了華爾街、倫敦、冰島現場。本週,我們則到了美國維吉尼亞的電路城(Circuit City)總部,探討美國電子零售通路倒閉,對台灣科技業的衝擊。

每到一個災情現場,我們看到許多愁苦的臉孔。但其中,有兩個臉孔是我永遠也忘不了的,那是一對黑人父女。

飄雪的底特律夜晚,我們幸運的搭上了Andy的計程車。「你們好,請問去哪呢?」身子不高、頭髮已半白的Andy,語氣溫和而沉穩。在我們急如星火的採訪行程中,他的出現,不知怎地,讓我感到很放心。

問他生意如何?「當然不好啊,但是,日子還是要過呢!」他微笑的看著前座六歲的小女兒。綁著麻花辮的女兒靠向父親,在耳邊說了悄悄話,兩人相視而笑。

我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但我覺得好溫暖,即便外頭正在飄雪。

幾次,他來載我們,都是直接從家中出來,因為太太在工廠上班,他負責在家照顧女兒,生意上門時,自然帶著女兒出門。車子啟動前,他溫柔的叮嚀女兒要扣好安全帶,當女兒拿著剛完成的蠟筆素描給他看,他微笑以對。

在底特律的日子,我們需要計程車時,總是想起他。他總是準時的抵達約定地點,從不要求過多的小費,即便距離稍遠,他還算我們一樣的價格。

在蕭瑟的寒冬中,他知足、惜福,細心而盡力的守候著自己的家庭、工作。

沒人能準確預估這場海嘯到底何時會停止。但是,美國總統當選人歐巴馬說了,最壞的狀況還未到來。

在這個大量金錢被蒸發的年代,許多表象消失了,或許,這是今年上帝給我們最好的耶誕禮物。過去,我們把自己寵壞了,不斷外求,現在,該是我們靜下心來,往裡探索自我、重新排列人生順序的最佳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