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王永慶先生留下句句註解財富的名言:「財富是社會暫時請我們保管的錢,一定要好好的使用。」「社會有需要,就要做一些事。強的人不要欺負弱的人,要讓他服氣,就是讓弱。強讓弱,富助貧,這樣社會就會好。」

王永慶擁有很多財富,毋庸多述,然而如何處理身後遺產?他不是留給子女,而是放入基金會,沒人能私有化這些財富。他的人格是偉大的。當他還在世時,就逐步依照這計畫在安排。

基金會有管理人,他在世時,安排的是三房的子女擔任。這是經營之神的想法,也就是說,二房的五個孩子並未進入核心。儘管,大房沒有子嗣,二房可以視為實質元配,王永慶「唯二」的兒子也都在二房,與其他家族相較,這是比較特別。在公平上,二房是委屈的。然而,這都是老先生的安排。

老先生過世,沒留下遺囑。於是,給予二房子女伸張他們在家族地位的空間。么子王文祥兩度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認為,父親的九個子女,「都應該到基金會來幫忙。」「以後,就是應該每個兄弟姊妹都有責任要去參與。絕對是這樣子的。」「每一塊都有責任,每一塊我們都要用心去做,每一塊都不能少。」

二房長久的壓抑心情,公開化。

兩房不太往來,一家人不像一家人,價值觀、宗教信仰都不同。這從告別式的處理、下葬時間等蛛絲馬跡,都可見端倪。信念不同、有歷史嫌隙的兩派子女們若共同主導台塑集團,對於這龐大集團會有好發展嗎?我並不樂觀。我要特別澄清,這並非質疑二房子女的能力。

然而,這意味二房就該逐漸淡出家族嗎?尤其隨著第三代都已逐漸長大。實質元配的子女卻成為邊緣人,人之常情,任何人都很難放下芥蒂。

恩恩怨怨兩代,該如何化解,取得分配的新平衡?考驗子女們的智慧。

借句老先生的另一段名言:「一根火柴棒價值不到一毛錢,一幢房子價值數百萬元,但是一根火柴棒卻可以摧毀一幢房子一根火柴棒是什麼?無法自我控制的情緒、不經理智判斷的決策、頑固不冥的個性和狹隘無情的心胸。」

一個人的手再怎麼拿,就是這麼多。可是一放開,反而全世界都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