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船旁的一艘舢舨,巨大與渺小,這是他們的故事。

十月二十二日,近千位落腳東南亞的金門商人聚集到廈門,參加第三屆「世界金門日」活動,除了尋根,也是展現金門人在東南亞的經濟實力。這個新聞的背後,我們看到一個商幫的崛起。金門,不到十萬人,但目前遍布在全球各地的金門華僑卻達七十餘萬人(含後代)。

《商業周刊》兩支採訪隊伍呂國禎與胡釗維分別到東南亞與廈門現場,探討這個商幫的崛起與開枝散葉。

初到異鄉,金門人只能從事高危險與高勞力密集的划舢舨工作,大船開不進港口,只能靠這些小舢舨接駁貨物與人,一天勞動十餘個小時,每趟僅收費一角錢,一不小心,會與大船碰撞慘遭滅頂。

大多數海外金門人都沒有家,只得身在估俚間,臨時居所,在只有三十坪大的房子,擠滿四、五十個人。回來晚了,找不到地方可睡,只能在神桌下打地鋪。

這個行業,錢來得慢,卻很真實,一角是一角。因為特有的耐心和毅力,他們買下舢舨,最後壟斷舢舨業,並因此成為往後金門人稱霸南洋諸島間貿易的基礎。

海域多險,吞噬移民的生命,因此流傳下來「六死三留一回頭」諺語,一半以上的金門移民葬身魚腹,成功登陸者不足三成。何況,登上岸還不能代表著事業成功,能夠回來參加「世界金門日」的是萬中取一。

但是今天你可能很難想像,這群人中已不乏世界級富豪:今年《富比世》(Forbes)雜誌評選為新加坡第三大富豪家族的新加坡大華銀行主席黃祖耀、新加坡第一大船務公司太平洋船務集團(PIL)主席張允中、《富比世》評選馬來西亞第七大富豪家族的楊忠禮。

金融海嘯發生前,大家想聽的都是快速致富的故事。海嘯之後,一艘舢舨的故事,賺慢錢、賺穩錢、賺長錢的雋永,比較進得了人心。這也是本期我想跟讀者分享的。

此外,本期商周也做了局部新安排,應許多讀者的期盼,三月份起以獨立專刊呈現的alive優生活,一、從本期起將併入本刊;二、增為每週出刊的頻率。秋天到了,從本期起,我們將連續三期製作系列的「秋季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