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兵荒馬亂的一個禮拜,我們的採訪隊伍正要飛往冰島,深入現場,了解國家破產的實況,就傳出王永慶先生過世的消息。兩個都是重要的議題,緊急調度後,我們決定推出破天荒的運作:兩種封面版本。讀者這禮拜在零售市場上,可以看到兩種封面設計的商周。

「冰島破產」封面故事,由副總編輯郭奕伶協同資深記者單小懿、攝影指導陳炳勳,並由商周專欄作家、台大政治系教授朱雲漢擔任專題顧問。小懿與炳勳才剛從紐約回來,行李才放下,又接下這趟新任務。

這鄰近北極圈的國度,雖然全國人口只約當基隆市,但是漁獲量稱霸世界,全球四分之一的鱈魚來自此地。傳奇的是,幾年前的轉折,漁夫們換上西裝,成了銀行家,也一躍為世界第八富有的國家。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金融自由化、過度槓桿,導致十月七日「冰島的銀行神話破滅了」。總理哈德(Geir Haarde)宣布,國家瀕臨破產。

天堂國度破產了!

富貴轉眼空,之於國家,之於個人都是如此。這次金融海嘯,看到特別多這樣的故事。於是,在此時回看王永慶先生奉行一生的價值,彌足珍貴。他說:「勤勞樸實」、「追根究柢」,創業七十七年,「行其一生,不變其志。」

他奉行的理念,如此簡單,連小學生都懂,但沒幾人能做到。也難怪,二十六年前就被日本教授安室憲一推崇為與松下幸之助並論的「經營之神」,從此之後,「台灣的經營之神」稱譽就被各界沿用至今。

「行其一生,不變其志」這是永豐餘集團總裁何壽川對王先生精神下的註解,說得極好。何家與王家的淵源很深。民國五十年代,經濟部發出台灣第一張PVC廠的執照,原本屬意給何家,後來何家放棄,轉給王永慶。這才會有後來的台塑,世界級的巨人。

我們問,回想當年,何家會後悔嗎?

何壽川說得坦然,執照只是一張紙,重要是做事業的人,「我父親講了,如果換我們做,絕對不是今天(台塑)的規模。」

確實如此,就算當年王永慶沒有進入石化產業,我相信他也會在另一個產業,創造出世界格局。從一根扁擔起家,跨出商人的格局,在歷史上留下一頁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