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防疫戰爭,全世界都在看!

就像是連環爆,5月30日晚上,半導體封測廠京元電子傳出移工確診,後演變成群聚感染;緊接著,另一家封測廠超豐電子傳出染疫,然後是網通廠智邦、台積電⋯。現在,連台積電的無塵室供應商漢唐也傳出3名員工確診、鴻海轉投資的設備廠京鼎同樣傳出災情,而後者位居的竹南,距離竹科僅約18公里之遙。

倘若連占台灣約3成5出口值的半導體公司都失守,下一步會如何?又將引發哪些連鎖效應?商周團隊第一時間深入新竹科學園區現場,為你剖析竹科染疫風暴背後真相。

走進新竹科學園區現場,「我們現在內部做快篩,每天就跟開獎一樣…,」一位半導體公司主管說。

為了防疫,從去年開始,許多公司的員工每人、每日都要做健康回報,「例如今天你在哪個廠區工作?出差或居家辦公都要填⋯。我們會做分析,知道哪幾個人可能有風險,就預先管理,」面板大廠友達董事長彭双浪表示。

然而,就算再嚴密防守,破口還是出現在最脆弱的環節上──移工。

「怕呀!怕!」一位半導體廠主管透露竹科人現在的狀況。

這是個極度密集,追求高效率的聚落。他們高度專業分工:京元電打個噴嚏,就能影響遠在美國的客戶英特爾和輝達等半導體巨頭。

你手機裡的一顆晶片,從最源頭的IP(智慧財產)供應商、IC設計到晶圓代工、封裝、測試等,須經過層層工序才能裝進手機。而光一個晶圓代工,又能拉出設備商、耗材供應商等眾多供應鏈。以台積電為例,一家公司就有超過700間供應商。

過去,這聚落靠緊密連結稱霸世界,如今,此特質卻成為讓病毒快速蔓延的助力。

倘若,台積電700個供應商中陸續有人出狀況、甚至疫情延燒至該公司,最壞的情況,「就是幾個月可能沒辦法開出100%的產能利用率,直到台灣達成群體免疫,」一位外資分析師說。

以台積電今年第1季營收估算,減少5%營收,就相當於1季將減少逾180億元!

「整條價值鏈,從生產製造到封測、成品,斷一個就全斷…,」一位網通廠主管哀嘆。

一位企業市值數千億的IC設計公司高階主管直言:「如果(疫情)沒辦法控制住,園區內公司,impact(影響)不可能沒有!」

倘若台灣半導體業出貨受阻,全球科技與汽車產業都會跳起來。我們問竹科人,是否寄望美國因此先給予園區疫苗?卻多得到「不太可能」的回答。

「疫苗當然希望優先給竹科,但不可能。政府太慢了,這是和時間作戰!我們園區要自己採購,但(國家)不准,」太陽能廠聯合再生執行長潘文輝表示。

一位竹科官員也說:「3個議員來才帶75萬劑,全國需求幾千萬劑,不要太天真,拜登(美國總統)巴不得你工廠搬去美國。」

他點出竹科廠商現在心中更擔心的連鎖效應——全球會開始檢視,半導體產業太集中於台灣的事實。

半導體在台灣的就業人數雖只占總人口2%,但卻貢獻台灣整體GDP約16%。這是一個對台灣而言不能有閃失的產業,它們能打贏這一仗嗎?

挑戰不小,這取決於台灣的疫苗接種率,還有政府能否有效協助解決移工風險。

目前許多科技廠已拉高防疫規格,補貼、送便當、消毒⋯盡全力圍堵。但要擋住移工疫情蔓延,難度很高。原因無他,台灣外籍移工目前多是4人、6人甚至更多人同住一房,加上離鄉背井、對社交需求高,染疫率自然較高。

新加坡採取極為決絕的做法:即便疫情趨緩,移工至今都每週3次、每次4小時,只能造訪指定的娛樂中心;但此政策一出,也引發人權爭議,台灣倘若不認同,就必須做出取捨。

「沒有人可自外於這場瘟疫,現在我們的疫苗施打順序是不含移工的,你知道嗎?」一位移工仲介公司的副總經理說。

未來兩週,台灣半導體供應鏈勢必混亂,但是否會造成更大傷害,正取決於台灣政府能否直球對決最艱難的問題:處理疫情的優先順序是什麼?(移工染疫這把火,會延燒整個半導體業?台灣半導體業若停擺,全球科技與汽車業恐當機?美國會為科技、汽車業救竹科?疫情若失控,半導體業恐掀「去台化」?要安全又要經濟、人權,台灣政府辦得到?新加坡怎麼打敗病毒的,關鍵是學習?它們如何在不斷試錯中做出取捨、找到最佳做法?…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1752期《商業周刊》)

竹科染疫風暴
曾每天上千移工確診 新加坡怎創最低死亡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