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6日,食品藥物管理署當天的決議,讓台灣自製COVID-19肺炎疫苗邁出關鍵一步:同意讓國光生技的候選疫苗,有條件進入臨床一期。

這一步,容不得絲毫延緩,因為我們參與的,是史上最激烈的國際搶疫苗大戰。以台灣的國際政治處境,必須要有「最後只能靠自己」的準備。

美國出手最快、最狠,英國採購劑量也超過總人口數,而日本、歐盟也都砸大錢圈下疫苗產能。全球疫苗廠產能有限,當川普只想「美國優先」時,天主教教宗方濟各呼籲各國停止疫苗保護主義,微軟創辦人蓋茲(Bill Gates)也與世衛組織(WHO)號召成立跨國平台COVAX聯盟,以公平分配疫苗產能。

但,「這是WHO主導,台灣不太可能分到,」國衛院名譽研究員蘇益仁擔憂,因一牽涉到世衛組織,台灣就成了國際孤兒。

自疫情爆發以來,台灣用口罩加隔離措施,就是為爭取時間加快解藥與疫苗問世。如今,疫苗問世時程,是一大挑戰。

《紐約時報》追蹤,全球研發中疫苗超過165支,其中8支進入臨床三期、13支進入二期。高盛首席經濟學家哈祖斯(Jan Hatzius)最近發布報告,預估今年底以前,將至少有一支疫苗可完成臨床三期,獲美國批准上市。

按食藥署規畫,因台灣並無大規模社區感染、無法進行臨床三期,亦即,如衛福部長陳時中8月下旬揭露的規畫:明年第二季才可能量產,供國人大規模施打。

這一來一往,至少差了一季,還是關鍵的冬季,要是參與臨床試驗人數不足,更可能差到半年以上。「你多封半年,就是多半年的經濟損失,」疫情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委員、台大醫院小兒部醫師李秉穎說。

疫苗進度慢兩季,就可能使台灣明年預估的經濟成長率3.9%少掉1.5個百分點。

台灣疫苗進度為何落後?未來全球產值上看3兆元的COVID-19疫苗商機,有沒有台灣的機會?

商周遍訪相關產、官、學代表,提出全面性的台灣COVID-19疫苗關鍵報告。

曾經,台灣速度並沒有輸。今年2月,高端疫苗就已與美國國衛院洽談COVID-19疫苗授權,卻因主管單位沒想到搶快的重要,晚3個月才動起來。

台灣疫苗廠也遇難題:可處理COVID-19病毒的P3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大塞車、缺乏陽性檢體。聯亞生技董事長王長怡說,她最後是在國外找到檢體,才完成疫苗開發。加上本土疫苗廠不如國際藥廠來得有經驗,一期臨床的進度從6月延到9月。

若拿政府這次編列的188億元疫苗預算與主要國家相比,台灣人均疫苗採購預算並不遜色。但因是按進度小額補助,成功後才透過招標案採買,等於本土疫苗廠在資源有限下,單打獨鬥。

即便後來通過疫苗緊急預算,在進展到第一、二期臨床時提前補助業者。然而,這對產業來說仍是杯水車薪。

如今,國內疫苗廠更遇上買不到原物料的難題。

幫國光代工COVID-19疫苗的永昕生醫、產程技術發展處處長周維宜指出,目前缺最大的玻璃瓶,下訂後要等9至11個月才能到貨,因為連玻璃的上游原料也缺,很多貨都被美國禁止出口,「在原料方面台灣相對弱勢。」

民間急如星火,慢了3個月,台灣人的健康籌碼不能只放在自製疫苗一個籃子,國外採購、授權來台製造都得布局。

國衛院院長梁賡義分析,直接從外國採購不見得搶得到貨,授權生產則必須有藥廠願意授權、台灣也有產能。三條路全押,才能透過互補,降低風險。

縱使這次自製疫苗沒成功,最終得仰賴外購、授權生產,疫苗產業仍不可放棄,李秉穎說,這是台灣建立疫苗自給率非常重要的一步。

據統計,目前國際疫苗市場高度集中,2018年有84%被葛蘭素史克(GSK)、默沙東等四大公司瓜分,其他疫苗廠都想趁此次疫情,讓市場重洗牌。

若台廠能藉此躋身國際舞台,市場十分可觀。研究機構伯恩斯坦(Bernstein Research)預估,明年COVID-19疫苗將創造約兩百億美元的收入。

這場疫情讓我們重新思考,願意為「避免風險」付出多少代價?或許,沒有措施是一定對的,唯一確定的是——適者生存,而這彈性的應變力,來自於平時我們肯花多少心力,打下多少基礎。

▋本文擷取自雜誌《商業周刊》1711期封面故事,完整系列報導:
台灣輸不起的疫苗戰爭
疫苗台灣隊出列!打過這一仗,升級國際盃
台灣人最早接種的疫苗 可能來自佛心的她
你不知道的「快篩王」台塑生醫 驗病毒跟驗孕一樣簡單
第二波真會來?疫苗打了有用?病毒專家何美鄉7問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