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選舉結果,震撼整個汽車業!

6月16日,正新董事會。原董事長羅才仁,在董事長選舉排名中,連前5名都沒有。創辦人羅結一手扶持的接班人,被70歲女婿取而代之。

這個千億輪胎帝國,輪胎界的台灣之光,內部到底經歷了哪些掙扎?
為何羅結精心盤算,最終的傳承之路還是生變?

6月16日,彰化大村鄉。

沒人察覺,這天,這個千億輪胎帝國正出現家變。

當天,正新股東會董監改選,羅結培養30年的接班人:原董事長羅才仁被無預警撤換,改由已退休的二姊夫、正新前總經理陳榮華登上大位。

羅結去年才去世,他從小帶在身邊的接班人,卻被大哥與兩個姊姊聯手拔掉,而且還是由女婿取代兒子。

在此之前,沒有任何徵兆。

弔詭的是,正新對外的說法。正新代理發言人、副總經理廖正耀說,「他們家有約定,輪流做(董事長)。」

一位熟稔家族傳承的會計師直言:「若家族有共識,要誰下來,不會用硬拉的⋯,現訴諸董事會,表示家族內部一定沒形成共識⋯。」

到底這場家變是如何形成的?得從羅才仁接班那年說起。

2014年羅才仁接班後,剛好是輪胎業低潮起始。中國輪胎廠開始低價競爭、美國隨後通過對中國輪胎反傾銷稅,然後美中歐車市走下坡,接著遇上美中貿易戰、今年疫情衝擊,「不是正新不好,所有人都不好。」橡膠公會總幹事陳鈺光說。

最困難時,羅才仁決定停接低利訂單,拚製造力,往高端、高毛利市場轉型。他回憶當時改革說了一句:「改變,需要一些時間。」但沒想到,他願意給時間,不代表家族願意。

這次變天,主要是他二姊夫陳榮華聯手大姊夫、廈門正新董事長陳秀雄,最讓人訝異的是,連不插手經營的大哥羅明和,都加入反對他的陣營。

大家對經營績效不滿意,因今年第1季正新33年首度虧損,主因是印度及印尼業外虧損未能止血。但台灣5大輪胎廠,過去6年營收也全數衰退、4家淨利縮水。

接棒者力主改革,但並非所有人都有耐心可忍受低潮。

這次的經營權之爭,也牽涉到布局製造與行銷的路線歧異。

接下正新大位的女婿陳榮華信仰品牌力,讓正新的瑪吉斯(Maxxis)品牌擁有約9億美元的估值。然而,羅才仁卻更信仰製造力。每天下樓就是上班,連週末最大娛樂也是巡工廠,「我就是以廠為家,」他說。

兩人路數完全不同,羅結在世時可駕馭兩人,但去世後歧見就浮上檯面。

上市櫃輪胎廠二代主轉述正新離職幹部說法指出,4年前,因羅才仁想獨攬大權,陳榮華才「被退休」。羅才仁掌權後,推銷費用5年減約3.6%,也取消大聯盟等國際賽事贊助。但他沒拿出成績單,反讓另一路線的陳榮華獲得支持,然而,後者已70歲了,真能帶領正新再創高峰?

這次另一個促成兄姊聯手的論述是:他正替第三代鋪路。

羅才仁、陳榮華子女們目前都已進入正新,第二代誰能搶得大位,自然也能為下一代爭得更多進接班梯隊的機會,這也是陳榮華退休後還回鍋的可能原因。

但羅才仁對這場經營權之爭,為何沒有任何反擊?

家變隔天,員工只看到:羅才仁被拔掉董座大位、降職成總經理後,股東會隔天照常上班、開會。

有正新協力廠替羅才仁叫屈:「他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按理來說,坐董事長大位已6年的羅才仁,不至於在經營權之爭中,完全無招架之力。

但他對外的連結實在太薄弱,生活只有工廠跟住家,幾乎活在自己的小圈子中。

這也讓羅才仁早在踏入董事會選舉前,就已經輸了,因包含獨立董事,他僅拿到兩席董事、兩席獨董,除了代表美利達勢力的曾崧鈴外,其餘6席全是兩位姊夫的人馬,根本毫無勝算。

我們眼睜睜的見證一場,最血淋淋、但表面看來又異常和平的經營權轉移。

這對9萬小股東是好事嗎?現在又該怎麼看它的下一步?

更換領導人,資源勢必重新分配。現在的正新,正值印度與印尼投資雙虧損,如何用最少預算打出漂亮行銷戰,將是新掌門人考驗,而且陳榮華家族持股比羅才仁、羅明和都低,兩位皇太子未來會否用更嚴苛標準檢視,都將讓正新經營的穩定性,被打上問號。

在全球大環境驟變之際,讓交棒與轉型並行,的確很難!它需要眾人彼此間有足夠的信任資產,唯有脫離小圈子,展開越多的對話,你我所處的企業,甚至整個台灣,才可能走得遠,走得久。

▋本文擷取自雜誌《商業周刊》1702期封面故事,完整系列報導:

千億輪胎帝國家變啟示錄
家族治理不家變,大立光、李錦記用這招
正新因為它變天 印度製造為何行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