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清末就享有「東方芝加哥」稱號,是中國中部「九省通衢」的交通要道和政經中心。在現代中國,它是GDP占比第9大、大學生人數前3多、生產全球1/4光纖的城市。

如今,這個歷史、工業、大學之城,卻變成了疫病之城,成為2020年全球經濟最大黑天鵝。

國際信評集團穆迪(Moddy's)首席經濟學家龍斯基(John Lonski),以「武漢冠狀病毒可能是前所未見的黑天鵝」為題發表報告。他認為,與2008年金融海嘯相比,當時有少數人預測到金融海嘯的發生,卻無人能預料到這次疫情。而且,金融危機還有政府補助、接管銀行等工具能使用,面對全球性大型疫情,病毒不長眼,公衛、經濟政策制定者的能力,卻相對有限。

新型冠狀病毒(又稱武漢肺炎)到底會如SARS般,只帶來一季衝擊、產業能快速回溫?還是讓全球經濟陷入黑洞?無人可預料。但每個人都必須面對它在經濟、社會層面,所揭露的當代重大議題。

武漢本身,自1月23日「封城」後,交通、娛樂、製造、服務業幾乎全面停擺,以其去年GDP計算,每分鐘就損失逾新台幣1300萬元。

在中國境外,美股道瓊工業指數1月最後一週大跌逾700點,將2020年漲幅全數回吐;歐洲英、法、德3大股市同步重挫;台股農曆春節後第一個交易日大跌近700點,創歷史紀錄;陸股延後開市,仍逃不掉單日大跌近8%的重創。

經濟地位跟SARS時代不同
世界工廠變市場,連蘋果都關店

17年前SARS爆發時,中國還是「世界工廠」見習生,GDP只占全4%到5%。今天中國GDP已占全球逾15%,不僅是第二大經濟體,還是世界上最大的新車與半導體銷售市場、最大觀光支出國。它是服飾紡織品的主要出口者,更是蘋果智慧型手機生產基地。如今的中國不僅是世界工廠,也是世界市場。

蘋果已暫時關閉中國所有分店,執行長庫克(Tim Cook)近日在財報會議上坦言,疫情為公司前景帶來「高度不確定」。電動車大廠特斯拉在上海工廠已延後開工,星巴克與麥當勞暫時關閉在中國的數百家分店。

台灣中小企是最大受災戶
缺移動能力,疫情逼出新一輪洗牌

星展銀行資深經濟學家馬鐵英提醒,中國仍是台灣最大的出口市場,含香港共占台灣出口額的4成。同時,中國仍是台商最大的海外生產基地,停工肯定會傷害台商。

一家市值200多億元的蘋果概念股台商副總經理,就以「全國同步shut down(當機)」來形容武漢封城效應,「現在(供應鏈)已經斷啦,全中國都是停工狀態耶,庫存能用幾天?」他十分憂心。

事實是,體質強韌的大企業或可挺過去,但中小企業恐是疫情最大受災戶。

「貿易戰已經倒了一堆(在)中國的中小企業,活著的剩下半條命,疫情可能會造成又一輪的洗牌,很殘酷。」富邦金控首席經濟學家羅瑋觀察。

選在春節爆發,是最壞時機
內需結凍,中國經濟「苦戰變血戰」

疫情選在這個時間點到來,是最壞的時機。SARS當年中國出口成長率達兩位數,傳染病雖打擊民間消費,出口與投資依然蓬勃。因此疫情一結束,中國經濟立刻反彈。如今中國經濟卻處於大逆風。

去年中國剛交出近30年來最低經濟成長率,出口成長率只有0.5%(美元計價),基礎建設與房地產投資成長率都下滑,正要靠消費帶動經濟,偏偏疫情選在內需旺季的春節降臨。中國經濟學家劉海影在《金融時報》撰文稱,2020年中國經濟本就面臨苦戰,如今疫情又在中國經濟最脆弱時刻突然爆發,「苦戰勢必演變為血戰。」

「最怕中國內需下降,回頭影響全世界的景氣。」華南投顧董事長儲祥生分析,受影響的將不只觀光、餐飲,當股市不好、景氣不佳導致各行各業業績不好,消費者口袋變淺,本來兩年換一支手機,現在不換了,台灣主要出口成長動力的消費性電子產業,需求面也不樂觀。

這也是為何不少專家評估,武漢肺炎的經濟損失,將超過17年前的SARS。澳洲經濟學家麥凱比(Warwick McKibbin)預估,這次經濟損失將是SARS的4倍。

值得留意的是,這場疫情不只帶給企業及各國GDP的帳面損失而已,它還帶來更深遠的影響,甚至將改變全球經濟秩序與政治結構。

「中國打噴嚏,全球都感冒」時代來了

武漢肺炎爆發,從歐美到亞股幾乎全面重挫,這是開發中國家反過來影響歐美市場。這意味著「中國衝擊」不只在公共衛生面,若未來中國金融、實體面出事,都會對全球市場帶來打擊。正如《紐約時報》形容,透過武漢肺炎,「我們才知世界對中國依賴有多深。」

英國《獨立報》也說,武漢肺炎爆發,意味著「中國打噴嚏,全球都感冒」的時代來臨了。這是決策者不可忽視的因素。

▋本文擷取自雜誌《商業周刊》1682期封面故事,完整系列報導:

武漢肺炎 經濟衝擊全解讀
蘋概股台商告白:全中國都死當、斷鏈了!
疫情最慘受災戶 雄獅、晶華董座如何打這場仗
73死悲歌補起防疫網 讓台灣病例低於日韓星
抗煞權威解答六大恐慌
SARS買房賺三倍 這次還有機會嗎?
台股大跌該進場嗎?看這家公司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