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新的iPhone生產基地將在印度千廟古城誕生,讓蘋果不再只是Made in China。另一頭,印尼這個連能停大船的碼頭都沒有的小島,卻迎來蘋果第二大代工商和碩設廠,這幾場拓荒之旅,正在為台商未來十年的最大變數掀開序幕。

「(中國)這是地球上大規模製造業集結的最後一波,這個現象消失以後,分散式製造就會抬頭。」和碩董事長童子賢說。

今年1月出刊的《經濟學人》以Slowbalisation(慢速全球化)形容,全球化已經慢到如蝸牛,大家開始放棄世界工廠分工的邏輯,而要發展區域生產與經濟。在此趨勢下,「印度製造」、「美國製造」、「印尼製造」陸續崛起,大家都將自成一個製造體系。

對於品牌業而言,若能在地供貨並非壞事,最終,這可縮短出貨時間,更快滿足客戶。只是,大家勢必得先經過一段,把供應鏈從中國撤出,重新打散到世界各地,再集結重塑的過程。

供應鏈被打碎了,這次,台商該不該出走,走去哪裡,要怎麼走?走錯了,會否加速滅頂?大家幾乎六神無主。

中美貿易戰》當保護主義打破供應鏈,解讀台商動向

現實的是,時機不等人。「區域障礙會讓Slowbalisation越演越烈。北美、歐洲及亞洲的供應鏈,會從緊密結合轉為回歸本土。」《經濟學人》說。

去年9月,麥肯錫全球經濟景氣調查發現,近一半的受訪者表示,他們的公司將在一個或多個關鍵國家開展業務,以應對新的貿易政策。24%的公司,預計將擴大對在地供應鏈的投資,以應對關稅障礙。

現在,還沒有把握駕馭國際布局的台商,到底該怎麼辦才好?三條路,提供參考。

選擇一:續留中國

中國雖然失去了世界工廠的光環,但它仍是全球第二大消費市場。

台灣在這個經濟體旁,仍能槓桿它GDP每年約6.6%的成長力道,「它具有大型市場規模,足夠支撐其未來的發展,」《經濟學人》說。

即便,未來,如越南、印度或孟加拉,試圖透過勞力密集的製造業崛起,但中國已經很早就投入自動化科技,降低勞力的重要性。相比之下,「全球化放緩,非但不會遏制中國成長,反而會幫助中國更快的獲取地區霸權。」

但若要留在中國,企業可從兩個角度切入:

一,從外銷轉為內需。台商可以在地供貨,提供品牌供應內銷市場,這代表,你必須對當地市場更深更理解。

二,成為中國新製造的要角。

中國極力想要在高端製造業和美國競爭,但過去中國太過重視「應用」面,必須要將底層技術的空白補上,才能帶動相關產業。

選擇二:升級到非你不可

台積電與大立光,在這波碎鏈危機中,幾乎可以不為所動,原因很簡單,它們的技術力世界第一。

若你不想移動,就升級到讓大家非你不可。

在高度連網的時代,企業有可能在台灣,就做到全世界的服務生意。如果你還想大規模成長,布局全球仍是必經途徑,但不是到處蓋工廠就算布局。

選擇三:布局全球

《經濟學人》直指,在保護主義時代,傳統方式是通過分散供應商、建立更多製造工廠、保持更大的庫存等來增加彈性。但這不適用於今日,「現在的任務是重新設計供應鏈,使它們能夠更快的對地緣政治做出反應。」

每個抉擇,都要付出成本,但台灣不可能原地不動。在貿易退潮的時代,台灣對出口貿易依賴極深,但廣度又不足,很容易面臨邊緣化危機。

那麼,三條路,到底該怎麼選擇?你得再想清楚,未來十年,自己要成就什麼樣的企業,要成為怎樣的角色。

麥肯錫今年1月的報告《轉型中的全球化:貿易和價值鏈的未來》便指出,為了抓住全球機會,企業得更想透自身策略。

在這份144頁的報告中,麥肯錫將企業未來的全球發展策略分成「全球產品」、「創新研究」、「客製化者」、「溝通者」、「全球在地化服務」、「平台」、「資源尋求者」七種。企業的不同抉擇,就會決定你的全球布點策略。

過去,台灣傳統電子製造業偏向以「全球產品」做為發展策略──在便宜的地方設廠,並在多個市場銷售標準化零組件。然而因應慢球化時代,未來這些廠商可能將走向「客製化」,或轉型為「平台」以獲取更高利潤率,而台商若有機會發展成為平台企業,根據麥肯錫的分析,其實也不需要全球大設點,因為總部的相對位置會變得更重要。

過去20年,台灣一直都習慣代工命運,等著品牌業者給你答案。現在,在最混沌的時刻,唯有你自己,才能給自己指出最好的路。

▋本文擷取自雜誌《商業周刊》1655期封面故事,完整系列報導:

蘋果首家印度直營店 用這座工廠換的!
在全球最大手機基地 看見台灣蘋概股危機
揭秘關燈工廠「這設備到月球都能生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