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是一群30歲世代的海外工作者,有服務業經理、初創事業者、IT工程師等;收入,平均是台灣的1.6倍或更高;想回家,2小時至4小時的航程就可抵台。

但,他們並非南向,到東南亞開發中國家辛苦拓荒;也非西進,到中國的「狼性」職場競爭。北向,到台灣人最愛的出國旅遊地——日本,賺日圓、賺生活環境,也賺一個更先進的市場經驗,這個機會,已不似過去想像的高門檻。

商周團隊來到東京文京區,一台鮮紅色的機器人迎面而來,它剛完成在日本慶應義塾大學校園內的試營運任務:只要透過手機App下單,它就會在指定時間送達你訂購的商品。

這是日本前三大超商羅森(Lawson)與技術商ZMP合作開發的自動配送機器人「CarriRo Deli」,而這項專案的負責人,是來自台灣的劉瑋芳。她在台灣有AI開發經驗,六年前赴日工作,去年轉進ZMP帶領機器人專案。

機器人和劉瑋芳,正代表著日本的兩大趨勢:社會高齡少子化,工作人口供不應求;日本開大門迎接外來人才,台灣青年和新創企業的大好機會來了!

其實日本已有逾1/4人口達65歲以上,占比全球最高,2025年更將達到1/3,人口老化、須引進外來勞動力,早就不是新聞。但過去日本嚴格限制外國人工作、定居,如BBC分析,日本以低犯罪率聞名,傳統上不歡迎移民,是因擔心失業、文化破壞及犯罪率上升。

「2025問題」倒數計時!
安倍急向海外可立即就業者招手

如今,日本政府從「人才鎖國」走向大幅開放,來自三大背景。

首先是現實需求迫切。日媒報導,2018年日本缺工比率創1973年以來新高,平均每百位求職者,就有160個職位空缺;預估到2025年,填不滿的職缺將突破五百萬個。日本的「2025年問題」正在倒數計時。

安倍在成功連任首相後,去年底的第一場國會演說中,就提出將大力接納外國「可立即就業人士」。事實上,近年安倍政府從高階到中低階外來人力的政策,全都放寬,如今年四月實施新法,回應餐飲、護理、旅宿等產業的人才需求,預計未來五年廣招海外中低階勞力34萬名額。

台人赴日工作6年增近7倍,搭上安倍搶海外人才風口

日本缺工數估2025年增至505萬人,安倍政府打破近30年人才鎖國……

■搶中低階勞力!
5年內引進34萬外國中低階人才

■搶高端人才!
申請永久居留權的高端人才,從原本須停留10年縮為最短1年

■搶新創!
在全日本8個戰略特區,對外國人提供6個月創業籌備期居留權

※在日台灣人,去工作比留學還多!

.2012年
工作:1,367人

.2018年
留學:10,127人
工作:10,564人較2012年增6.7倍

註:在日台灣人2018年數據統計至6月
資料來源:日本Persol總合研究所與中央大學、日本媒體報導、日本法務省、Worklife in Japan
整理:田習如、楊倩蓉

在日台灣人,去工作比留學還多!

針對高階技術人才,2017年也放寬申請永住資格年限,從以往約須十年,到只要住滿一年即可,增加留住人才誘因。

日本前三大人力資源顧問公司保聖那(Pasona)國際事業部經理清高珠美,接受商周採訪表示,日本真正缺工問題落在中小企業,因為薪資待遇比不上大企業,名校應屆畢業生的選擇仍偏好大公司,中小企業於是向國外找人才。

同時,雖然「日本大企業不缺人,但是他們需要引進更優秀的國外專業人才,刺激日本人,否則競爭力(改進)速度太慢。」她補充。在瑞士洛桑管理學院的全球競爭力評比中,日本近年在人才面向的指標都落後於韓國、台灣。

換句話說,除了原本就有許多海外高薪工作機會的高階人才,其他就業、創業者想赴日,現在,一段史上機會最好的時期已開啟。

走在東京街頭,到處可見到日本政府為了迎接明年奧運所展開的各項建設。1964年東京舉辦第一次奧運時,日本展開了新幹線時代;如今,東京迎來了第二次奧運,也為日本架起AI時代的大舞台。

「很多企業都以東京奧運為目標,陸續開發AI相關技術,接下來會有更多人才需求,」劉瑋芳說,現在來日本發展是很不錯的機會,尤其是在技術開發領域。ZMP員工約一百名,其中就有3成來自30多國,她所在的研發部門都是用英語溝通。

▋本文擷取自雜誌《商業周刊》1654期封面故事,完整系列報導:

福岡直擊Line研發大本營 外籍工程師台人最多
她在精品服飾業三年加薪七成:這裡,很多人以做服務業為榮
她拿下鐵路公司合作案:在日被肯定,就容易打通其他國
新宿站旁台灣小新創 幫安倍拚觀光大數據
東京鐵塔旁廢倉庫變民宿,官員包車來參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