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的財富重分配,都取決於你對這個世界的理解。

美中貿易戰,全球經濟陷入一種未知的恐慌。

光是5月份,全球股市市值就已蒸發5兆美元。

誰能越早看透此次貿易戰的本質,從歷史的教訓中找出規律,誰就能分配世界的下一個財富。

全球最賺錢的對沖基金橋水(Bridgewater)掌門人達利歐,在最新著作《大債危機》裡,爬梳史上歷次金融危機、金融戰役:從西元5世紀羅馬帝國的崩潰、18世紀美國建國的債務重整,再到2008年金融海嘯,找出「跨越時空的一般規律」,他的預言正是這種理念下的產物。

在貿易戰熾熱的第一時間,歷來都是大贏家的達利歐,如何解讀戰火下的世界?

5月31日,中國商務部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將懲罰那些封鎖中國企業的外資,這是對美國封鎖華為以來的最新反擊。美股道瓊工業指數當日應聲重挫350點。

從互課關稅到互砍企業,貿易戰已有蔓延至其他領域之勢。「如今已是意識形態之戰,」達利歐(Ray Dalio)在接受商周專訪時表示,貿易戰最大的風險就是未來「我們還可能見到貨幣戰、資本戰、數位戰甚至軍事戰。」

達利歐的預言值得重視,因為他的神準預測:2007年次貸風暴爆發,達利歐卻早在前一年就已未卜先知;2018年貿易戰導致股市大跌,達利歐的基金卻交出近15%的淨報酬率。至今他的基金累計獲利,比投機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還高逾一百億美元。研究投資市場動態的《機構投資者》(Institutional Investor),稱達利歐是「最會從危機裡賺錢的人。」

達利歐的預言之所以準確,是因為他的模式與別人有兩大不同。首先是重視歷史。

第二特色是眾「智」成城。達利歐的預言並非一人製造,而是無數與他同樣聰明的人互相交流後的產物。「我找來與我觀點不同的聰明人,彼此深入交流。」他的目的是降低自己犯錯的機率。

小檔案_達利歐

出生:1949年
學歷:哈佛商學院MBA
經歷:高爾夫球僮、紐約證交所交易員
現職:對沖基金橋水聯合主席
成績單:全球收入最高對沖基金經理人、《富比世》全球富豪排行57名

他,最會賺錢的對沖基金舵手

他,最會賺錢的對沖基金舵手

■2018年美股負報酬,他賺近15%
.標普500指數:-7%
.對沖基金平均:-6.7%
.橋水:14.6%

■兩次全球金融風暴,照樣繳交出正報酬
2008年金融海嘯
.橋水:8.7%
.標普500指數:-38.5%
2011年歐債危機
.橋水:23%
.標普500指數:-1.1%

註1:以橋水主力基金Pure Alpha為例
註2:對沖基金平均是指HFRX Global Hedge Fund Index
資料來源:institutionalinvestor.com
整理:楊少強

12歲就靠著當高爾夫球僮收入,買進人生第一檔股票,達利歐在金融市場打滾至今已逾40年,他用電腦蒐集、運算各種產品數據,得到一個最佳解,自稱「能夠深入發掘各種細微數字」,有「演算法股神」的封號。日前他接受商周專訪,談及貿易戰、中國債務、世界局勢。雖然達利歐認為美、中貿易戰最後仍會達成協議,但兩國在各領域的「全面戰」卻正要開始。

以下是專訪紀要:

貿易戰,升級意識形態之戰

威權資本主義vs.自由民主經濟

當前美、中對峙被拿來與長達數十年的美、蘇冷戰相較,其中一個類似特點就是雙方意識形態的差異。今年1月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柯茨(Dan Coats)發表「世界威脅評估報告」(Worldwide Threat Assessment),指出未來意識形態之戰的面向,包括中國正試圖以宣揚「威權資本主義」來對抗西方的自由民主,即威權政權也能搞好市場經濟。

換句話說,兩強的對立也包含了價值觀的衝突。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美國總統川普加關稅使全球經濟前景堪虞,中國預料將會反擊。你認為結果會如何?美、中有可能達成協議嗎?

達利歐答(以下簡稱答):這已經不只是貿易戰了,在我們這個小小世界裡,它已經是兩個勢均力敵對手間的意識形態之戰。雙方爭執點有二,一是在許多領域,中國已崛起成為可與美國平起平坐的對手,在不遠的將來,中國甚至可能超越美國。二是這兩國對生存有不同的認知,一個是由上而下式的「新孔子模式」(neo-Confucian),另一個則是由下而上的民主模式。

這些競爭從貿易擴展到其他領域。他們在企業、科技、對其他國家影響力、軍事、意識形態及所有一切,都想掌握主導權。這兩個國家在各種領域注定要互相碰撞,雖然美、中最後仍會達成貿易協議,但我們的世界太小了,這兩國無法避免在各種領域將彼此競爭。這會導致在各種領域出現衝突,這些競爭最後會使局勢更複雜,因為美、中以及與他們來往的國家,最後也會互相影響,而這兩國也會利用與他們來往的國家來傷害對方。

這些挑戰,更像慢性滋生癌

問:美、中貿易衝突近來導致全球市場動盪,你認為市場會繼續下跌嗎?若真如此,會出現金融危機嗎?

答:我認為因為貿易戰導致金融危機是不太可能的,但我認為這些挑戰會更像一種「慢性滋生的癌症」(slow-growing cancer)。

緊縮貨幣會讓聯準會像白痴

達利歐:美國還有降息空間

達利歐認為,貨幣政策的空間取決於該國距離零利率有多遠,因此他認為2019年歐洲、日本量化寬鬆的空間有限,反而是美國仍有2.5%的降息空間。

問:近來美國GDP數字看來還不錯(編按:2019年第一季,美國GDP成長率3.2%,高於市場預期),你認為聯準會在2019年會升息嗎?假如聯準會升息(或降息),對全球金融市場會有何影響?

答:我說的不一定對,但我不認為聯準會2019年會升息,因為我看到的局面是:不管美國或全球的經濟成長,都沒有強到足以支持聯準會升息。

相反的,我認為今年下半年(成長)將會趨緩,而選民會要求更進一步的寬鬆刺激。在這種經濟、社會與政治氛圍下,緊縮貨幣政策,會讓他們(聯準會)看來像是個白痴。雖然加徵關稅可能會推升通貨膨脹,但這只有一次性效果,而且也不會讓通膨上升到足以讓聯準會擔憂的程度。

▋本文擷取自雜誌《商業周刊》1647期封面故事,完整系列報導:

中國拋售美債報復 為何行不通?
他用一小時 解開比爾蓋茲成功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