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後,台商重新部署全球製造布局,「自動化生產」成為熱門關鍵字。但一張意外回歸的鞋業訂單,正警示台灣,投資前必須認清的現實。

兩年半前,一張訂單,震撼台灣鞋業。運動鞋龍頭Nike竟選擇把製鞋訂單下給科技業者偉創力。大家討論著:科技業,真能靠3D列印與自動化技術,取代傳統鞋業?不懂自動化的企業,將注定被淘汰嗎?當機器人會做鞋,台灣鞋業代工王國會就此崩解嗎?

730天的追蹤後,結果出爐。

去年底,偉創力財務長高立(Christopher E. Collier)在分析師會議上透露,與Nike「分手」,「很明顯我們無法達到商用化與可行方法,與Nike取得同意後,將在12月31日,關閉位於瓜達拉哈拉(位於墨西哥)的工廠。」這決定,讓偉創力損失達3000萬美元,敲定與Nike合作的執行長退休下台。

流失的訂單,兩年半後,確定再回流台商與韓商手上。他們,究竟是為何分手?

我們從這起事件的起始點:「墨西哥的矽谷」瓜達拉哈拉開始探究。

偉創力替Nike生產球鞋的墨西哥廠,位於瓜達拉哈拉。這裡地處墨西哥中部,是第二大城,類似台灣的科學園區,包含甲骨文(Oracle)、惠普(HP) 與英特爾都在此設立製造基地。

近期才去偉創力墨西哥廠拜訪的供應商透露,該廠區防守嚴密,同時也製造華為手機,工廠裡,不乏說著中文的台灣女性員工。

過去兩年半,偉創力從寶成挖了一些製鞋幹部前往墨西哥,幫忙改善製鞋流程,工廠「裡面說中文也會通」,一位供應商笑稱。

一位紡織業高層透露,初期,Nike是把一些平價鞋款轉去那邊做,因為量大,製程又一致,「據說偉創力良率不高!因為自動化不順,導致後來很多產線陸續改回手工。他們還在摸索怎麼做鞋子,滿認真的,也挖角了一批寶成的主管過去。」然而,「每次業務去,就看到手工比率越來越高,從6成、8成、9成這樣慢慢下來,等於走回頭路了。」

原本,Nike對與偉創力的合作抱持高度期待,該公司期待透過自動化製鞋,可以縮減交貨時間與降低成本。沒想到的是,Nike力挺,還給出更好的代工價格,最後仍功敗垂成。背後發生的事,值得玩味。

知道內情者透露,雙方毅然喊停,主要是發現,過程中,手巧的女工打敗了機器手臂。

據了解,Nike希望偉創力可以做到月產能100萬雙鞋,這在製鞋業是最基本標準(編按:寶成平均月產能約2500萬雙鞋),但後者仍難達標。

一位曾經看過偉創力自動化設計的供應商表示,偉創力想用機器手臂讓半成品放在正確位子,以利下一步分工,想出用攝影機確認半成品有沒有放好。

但,這件事,一天16美元(約合新台幣490元)薪資的女工就可以快速完成,比一台約新台幣15萬元的機器手臂成本低、效率高。有些事,電腦仍無法取代全部人力。

就算自動化可以降低人工成本,但若供應商不跟隨你移動,多出的物流成本與時間,都是壓力。

製鞋成本有6成來自材料成本:鞋面布、鞋舌、標籤、鞋帶、鞋底與膠水,9成供應商都在亞洲。根據供應鏈高層透露,偉創力跟Nike都曾經要求供應鏈到墨西哥設廠,但是供應商考量管理成本,都予以拒絕。

一位豐泰高層指出,台灣代工廠,在企業內部都設置品牌的研發中心,設計從美國傳到亞洲,供應鏈都在半小時車程的距離。合作超過30多年,隨時討論修改,2、3天完成。不像偉創力一來一回,光討論顏色深淺2個月就過去。

有意思的是,這場分手案雖發生,不代表Nike就放棄自動化之路。據悉,Nike近期找上台資與韓資代工廠,討論到墨西哥設廠的可能性,目前尚未有結論。

自動化,不該是企業布局的終點,而是手段。最終的戰局仍是:誰能快速在地滿足客戶需求,降低庫存以及客戶等待時間,真正的「在地製造」(local for local)。

▋本文擷取自雜誌《商業周刊》1633期封面故事,完整系列報導:

墨西哥矽谷》科技製鞋觸礁 回頭挖台灣女工求援

台北Nike旗艦店》球鞋變快時尚 紅45天就過時打折

台中大學自動化實驗室》老鞋廠急轉型 打造首座智慧人才基地

大叔雜牌軍窩鐵皮屋 拚出最強鞋科技

鞋機二代:現在是擺脫宿命最好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