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最熱門字眼是什麼?答案是「大拐點」(Turning point)。從摩根士丹利到瑞士銀行,外資機構2019年預測報告,不約而同都用上這個字。

2018年,市場大勢是美元走強,陸股、人民幣等新興市場大跌,比特幣、原油跌跌不休。

美國諮詢公司奈德戴維斯研究(Ned Davis Research)報告指出,2018年沒有任何資產帶來逾5%報酬率,「這是近半世紀來最難賺錢的一年。」

但在各家外資報告預測,2019年卻將迎來「資產大拐點」:去年亮眼的,今年失色;去年黯淡的,今年會發光。

本刊整理25家外資報告,歸納出2019年4個「資產大拐點」:美元走弱、日本再起、新興市場發光、陸股長期看升。

這四個「資產大拐點」,源自總體情勢改變。摩根士丹利《2019年全球經濟展望》稱,全球將出現三大分化(divergence),第一個就是「已開發國家減速,新興市場再起。

2018年,已開發國家龍頭美國的經濟表現亮眼,土耳其、阿根廷等新興國家,因金融危機而相對失色。

但是2019年,雙方位置將對調。摩根士丹利預測,「勞動市場緊俏,財政刺激消退」,美國成長率將不如一八年,聯準會升息速度也將趨緩。

已走升近4年的美元,2019年將因此走下坡,而國際資金將再度流向新興市場。摩根士丹利也預言「新興市場將重新奪回全球成長龍頭。」

第二個全球分化是「已開發國家通膨走高、開發中國家偏低。

美國、日本、歐元區「G3經濟體」,19年核心通膨率將持續上揚,主因就是工資成長。摩根士丹利預測,「G3核心通膨率將止跌回升。」

新興市場則相反,19年核心通膨率將來到十五年新低。「大部分新興國家的通膨,皆未逾越其央行的舒適區(comfort zones)。」

第三個分化是「美國升息減速,其他央行升息。

經濟與通膨分化的結果,就是各國央行利率政策的分化。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2018年11月底表示,利率已達「中性利率」水準,這是聯準會將暫停升息的訊號。

利率差距過去是美元吸引國際資金的動力之一。摩根士丹利認為,2019年第三季起,聯準會升息速度將放慢,對資金湧入美元有消極影響,美元匯價將因此迎來下行之勢。

全球總體情勢「三大分化」,導致資產市場出現4大拐點:美元美股走弱、日本再起、新興市場發光、陸股長期看升。這將是2019年最值得關注的市場變化。

拐點1:美元升到盡頭、美股還會跌

2018年,美元指數上升逾6%,該年底創近18個月新高。但多家外資報告預測,美元在2019年漲勢難以為繼。

過去美元走升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美國經濟亮眼,2018年4月到9月,是4年來經濟表現最好的6個月。但這有一部分要拜美國總統川普減稅、企業獲利成長之賜。

這種減稅刺激作用到2019年將逐漸減弱。貝萊德報告引述統計:美國企業盈餘成長率從18年24%,降至19年的9%,「(美國)衰退機率上升是2019年市場主要風險。

德意志銀行報告預測,2019年,升息接力棒將由美國聯準會交到歐洲央行之手。到2020年下半年後,美國已無餘力再使用財政政策,這些都將進一步壓制美元,「美元盛極而衰,離我們並不遠。」

摩根士丹利全球匯市策略負責人雷戴克在報告裡分析,到19年第四季,歐元兌美元將比一年前升值約14%,美元兌日圓將貶約9%。摩根士丹利《2019年全球外匯展望》裡說,「美元寒冬將至。」

美國基本面惡化,美股前景也因此烏雲密布。摩根士丹利分析師威爾森提出「滾動熊市」概念,也就是不同資產輪流大跌。2018年下半年美股雖已大幅回檔,但威爾森團隊的研究報告認為,「美股底部還未出現,市場還會進一步下跌。」該報告將2019年美股降為「減持」。

高盛報告分析,美股下跌對美國經濟帶來另一波壓力。2018年美股標普五百指數下跌10%。高盛預估,投資者虧損「短期內將壓制消費者支出與貸款。」由於消費支出占美國GDP三分之二,民眾縮衣節食,對企業獲利帶來壓力,美股動能將進一步受限。

▋本文擷取自雜誌《商業周刊》1625期封面故事,完整系列報導:

中國陷貿易戰、中東受惠油價回升

美國成長減速,歐元區忙內亂

甩掉三美 、投靠二金

水電瓦斯In 半導體Out

拐點1: 美元升到盡頭、美股還會跌

拐點2: 通縮結束,日股、日圓再起

拐點3: 新興股看漲,韓國、巴西有潛力

拐點4: 消費信心反彈,陸股苦盡甘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