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施崇棠才因交不了棒,公開致歉,
12月,華碩宣布新任CEO,他再度鞠躬道歉,
為何他對新人的未來期許,不是業績,而是找回「魂」與「本」?
一個最愛談策略的董事長,為何說「文化會吃掉策略」?
這是他過去幾年最徹底的醒悟,也是台灣企業的轉型痛點。

 

這是一場罕見的接班記者會。一開場,從道歉、鞠躬開始。

12月13日,華碩在關渡總公司舉辦記者會,原執行長沈振來辭職,由雙執行長接棒。「華碩高層將有異動」的傳言沸沸揚揚了幾天,終於定案。新人上台,應該是件喜事,但現場卻氣氛凝重,包括交棒者與接棒人,都面帶愁容。

「過去兩年的營運,陷入低潮,我代表華碩經營團隊,在此向所有支持華碩的客戶、股東及朋友,致上最誠摯的歉意!」華碩董事長施崇棠偕同執行長沈振來、即將就任的雙執行長許先越、胡書賓,以及發言人吳長榮,深深一鞠躬。

到今年第三季,華碩營收連十季、稅後淨利連七季負成長,預料今年EPS降至5到6元,創金融海嘯以來新低。

但,比起多數科技公司,華碩還是很賺錢,許多虧錢公司老闆都不道歉,為何華碩董事長卻率隊道歉?

施崇棠在記者會中的發言,透露玄機。

「重新尋回華碩的魂與本,華碩品牌的本質是產品,是品質和體驗,這是我們最重要的品牌根本。為了尋回華碩的魂與本,我們必須再造、進化組織及文化,讓發揮眾智、創意擇優這兩個原則,真正的在華碩能夠落實與執行。」

短短十分鐘談話,他講了5次「重新尋回華碩的魂與本」。

施崇棠是台灣科技業最常講策略的董事長,從孫子兵法中的巨獅策略、銀豹策略到常山蛇策略,為什麼他這次竟講抽象的「魂」?又為什麼先前失了魂?

這是一場話只說一半的記者會,會後,留下更多謎團。

當天,施崇棠寄給全體員工的一封信,再度強調,要「重塑華碩的新文化,大家一起發揮眾智」。

新文化指的是「發揮眾智」嗎?新舊執行長交接,跟這有關嗎?

這是一封寫了一半、話沒說完的信,但華碩人都看得懂。

過去,華碩最大的問題,就是內部各自為政,「我們這些老華碩,感觸好深。」說到施崇棠口中的魂與本,老華碩人一致搖頭嘆氣。科技界間的耳語永遠都是:「華碩內鬥好嚴重。」

何以致此?一種說法是,華碩轉成利潤中心制後,各事業群自負盈虧,各單位間開始競爭,搶人、搶資源,摩擦不斷,原來團結合作的企業文化,慢慢沒了。

另一種說法是,華碩聚集一流人才,並對於人才的強勢、霸氣,多所容忍,導致各自為政,互不相讓,也讓華碩的產品線只會衝、不會收。

當產業急遽變化、企業面臨轉型,組織該怎麼重組,才不致彼此排擠?人才該怎麼放,才不會互爭地盤?產品創新誰先誰後,才不會浪費有限資源、甚至打壞品牌?

這不但是華碩面臨的挑戰,也是台灣多數企業正遇到的挑戰。

從2016年5月,華碩創辦人徐世昌回鍋擔任策略長,成為華碩準接班人,到今年四月,施崇棠宣布延宕交棒計畫,到今年底,新舊執行長交接,採雙執行長制,短短兩年多,施崇棠經歷多次組織改造,也曾面臨交不了棒。

這次執行長交棒,對華碩而言並不容易。沈振來是華碩與和碩分家後的首任執行長,擔任執行長迄今十年,是施崇棠口中「最棒的CEO」。雖然沈振來剛上任沒多久,就發生華碩史上首次單季虧損近30億,但施崇棠同樣包容力挺,沈振來也爭氣,帶領華碩挺過金融海嘯,穩住主機板業務全球第一的位置,還推出變形金剛等創新產品,將華碩推進前五大PC品牌廠地位。

那麼,施崇棠為什麼選在這個時點,讓沈振來另闢戰場,由兩位年紀沒差沈幾歲的新CEO接棒?

10月的一場會議,包括兩位新CEO的幾位中生代高階主管,向施崇棠請願,希望給他們「多一點空間」,會是這場交棒導火線嗎?

施崇棠對本刊證實,確實有這場會議,「他們提到,應該多給他們一點空間,這樣才能改變文化。」

究竟要改變什麼文化?

本刊專訪施崇棠,由他親自解答,這開一半的記者會、寫一半的信,一場看似突然的交棒,背後,原來是他想破除華碩內部的本位主義,讓人才能「發揮眾智、創意擇優」。請看他的深度告白。

▋本文擷取自雜誌《商業周刊》1623期封面故事,完整系列報導:

策略敗給企業文化 我們只有75分

他說的發揮眾智、創意擇優,出自《原則》

比Gogoro還貴的電競手機 華碩參戰得靠生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