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全球汽車零組件百大供應商,賓士、勞斯萊斯、BMW都是客戶。

出身太平山的窮小子,靠著洞察人心,變千億身價的《富比世》全球千大富豪!

 

江蘇淮安,11月初的一場電動車發表會,台下坐滿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官員。這場發表會的主角,是敏實集團創辦人秦榮華。他是中國第一個、也是唯一拿到新能源車製造牌照的台商。

但他的名字,幾乎在台灣媒體中絕跡。如果說,郭台銘是台商在中國電子製造代表,秦榮華,就是台商在中國的汽車零組件製造代表,卻一個高調,一個低調。全球一年銷售超過9000萬輛新車裡,近4000萬輛新車有它的零組件;汽車外飾件與架構件,它更是全球霸主。

在香港上市的敏實,市值千億元;今年營收將超過新台幣600億元,比台灣前三大汽車零組件上市櫃公司相加還多,且過去5年的營收與獲利,年平均成長達25%,遠超過同業。去年起躋身全球百大汽車零組件供應商,是唯一進榜台商。

全球喊得出名號的汽車大廠,歐系的BMW、賓士、奧迪,一輛要價千萬元以上的邁巴赫、賓利、勞斯萊斯等,以及本田、豐田、日產到美系福特、通用,全都是敏實的客戶。

今年初,《富比世》公布全球億萬富豪榜,秦榮華以25億美元入榜,排名965名。《富比世》近期公布台灣50大富豪榜,名列21名,贏過遠東集團徐旭東、台塑集團王文淵、王文潮兄弟。這份榜單未列入私人投資,加總起來,身價遠超過千億元。

相較於他的低調,他的私人投資卻赫赫有名。糕餅老店犁記在台灣以外的展店、排隊名店一禾堂,背後老闆都是他。今年買下位於新竹的大華科技大學,並透露,「我(在台灣)會買十個學校!」這位超富有、卻超低調的人物,來自宜蘭的太平山,人煙罕至處。

初中時,秦榮華父親被借調到救國團於合歡山打造的滑雪場,維運纜車,不料父親在為車子除冰時,失足摔下山。被迫瞬間長大的他,專科時,他白天念書,晚上赴張老師工作,夜裡開計程車。後來,因岳父從事車輛零件相關生意,他開始踏入這一行,後來到裕隆供應鏈企業的日商擔任業務。

在汽車行業裡打滾幾年,他看到台灣市場的局限,一心想到更大的市場去闖。1992年,先邀岳父家被拒後,向好友裕民螺絲老闆林銘宗借了100萬美元,單打獨鬥到中國創業。

第一站,他選擇到台商罕至、但接近港口的寧波。當時寧波非常落後,滿街的人都穿著拖鞋,人們常好奇在他租的廠房門口窺看。因為大資本不來,當地政府對文件審批快速,給的支持更沒有少過。

1992年,當時寧波的員工月薪約人民幣250元,秦榮華心想,談生意有時到餐廳吃飯,一吃就是人民幣4、500元,如果拿同樣的錢激勵士氣,並不算貴。於是他把5位班長叫過來說,每月幫他們加薪人民幣100元,「就一直加到你們覺得不舒服時告訴我。」

同時,也給班長們加了工作指標,「最後沒有一個人加超過6個月的,都主動投降,要求不要再加了!」「我從前面進去,他們從後門跑出去,因為不好意思看到我,講不出來自己還能有什麼貢獻。」

相較於許多西進台商的高姿態,他對於當地官員與客戶,採取「小癟三」哲學,放低姿態,全力配合。早期他常拎著一瓶二鍋頭、切點小菜,去找海關官員或承辦,陪他們閒聊,很多人從基層慢慢爬到上位,成為他在事業上的助力。

「到現在為止,和人相處,我都是把自己當小癟三,」他說,「我從來不認為我是老闆,(地方政府官員)他們越捧你,你越不能把自己當一回事。」相較於許多台商會向當地政府要優惠、要補貼、要地、要人,秦榮華說自己從不開口要,但官員反而會自動給他。

最經典的,是敏實打進本田供應商「東海」的故事。1998年本田進入中國前,亟需將一票日本供應商帶來中國,但當時保守的日企對中國何時會大成長,非常猶豫,想用合資節省成本。

那時在中國尋找合作對象的東海興業主管找到敏實,敏實的工廠小到沒幾步就走完,秦榮華居然敢開口請對方的社長來看,還發豪語可以派專機去日本接他,最終促成和東海合資的契機。

敏實快速長大的方式,是技術成熟後,想辦法跳過合資公司再建一個相同產品、但針對不同客戶的工廠,不損害合資方利益,又能獨當一面,直接接觸品牌廠。

如今,敏實不靠合資廠,已是各大車廠的一級供應商。

▋本文擷取自雜誌《商業周刊》1621期封面故事,完整系列報導:

學管理》三場早班車會議現場,一窺秦總帶人帶心秘訣

看市況》車市鉅子談貿易戰:「我沒看過中國這麼重視製造業」

談投資》為了太平山回憶 他買日本原木、台灣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