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法人圈瘋傳一份標示為「1031專案」的文件,內有鴻海總裁郭台銘對集團下達的指示:全集團在今年最後2個月,必須裁減非技術人力約6000人,明年須省下新台幣900億元成本。

一句「現在的環境連賺1元都很辛苦……」「2019年將是非常困難的一年。」讓大家開始熱議:鴻海,到底碰上什麼大麻煩?

郭董接受訪問時,強調並無大量裁員計畫,但確認整個泛鴻海集團員工,都將進行工作結構調整。鴻海公開聲明則強調,研發及新產品開發支出不只沒縮減,還可能增加,卻未否認撙節幅度。

永遠走在景氣之前的郭董,現在面臨哪三大麻煩的夾擊?

麻煩一》蘋果訂單衰退,蘋概股要翻身再等1年半

蘋果訂單,是郭台銘所面臨的三大麻煩之首。鴻海集團有4成以上營收,來自蘋果訂單。根據內部文件,負責代工組裝蘋果iPhone的CAA部門,被要求縮減開支的金額最高,約為新台幣270億元,占了總撙節金額的3成。

蘋果今年第三季推出新機,其中價格稍低的iPhone XR,原被預期是用於衝高出貨量的主要機種。但《華爾街日報》報導,鴻海原先為XR的60條組裝生產線,只動用45條。長期扮演台灣電子製造業最大成長引擎的iPhone,銷售已進入成熟期。然而,光是景氣起伏,不至於讓鴻海市值跌破1兆元,這次困擾郭董的還有:政治風險。

麻煩二》中美夾擊,從黨意到民意的痛苦過渡期

美國期中選舉,威斯康辛州長換人,原本和鴻海富士康簽訂投資計畫的共和黨籍州長沃克(Scott Walker)以些微票數輸給了民主黨籍的艾弗斯(Tony Evers),後者曾公開批評,招商富士康對納稅人不公平,「是對威斯康辛州很糟糕的交易。」

艾弗斯當選後,本刊記者去信他的團隊,問他對於鴻海投資案的新打算。競選團隊公關副主任庫達貝克(Britt Cudaback)代表回覆指出,準州長將會盡力確保鴻海成為「良好的企業公民」,鴻海必須能提供良好薪資、能照顧家庭、具備多元職場文化的工作機會,還要做好環保與天然資源管理。

回應裡列出的高標準顯示:美國要的不是「投資人」,而是「企業公民」。這對鴻海甚至是台商最大的警示是:在美國,民意優先,州長一換,待遇可能立刻轉變,跟中國省級書記說了就算的邏輯,有天壤之別。

以前,台商布局全球,追逐的是政治紅利,最關心有無政策優惠,卻少問政治風險,忽略這是一體兩面。

麻煩三》才剛啟動40年大轉型,這都需要時間

嚴格來說,市場起伏與中美強權角力,雖是難關,但仰賴郭董的超強執行力都可度過,但第三個挑戰,才最為嚴苛。

聰明如郭台銘,早知不能過度依賴蘋果訂單。早在2014年,他就宣示要引進自動化機器人大軍,因應中國人力成本上揚的問題。16年,他買下諾基亞,開始做電視與家電品牌布局。

「鴻海積極轉型的決策是對的,不能只有蘋果訂單一隻腳,所以投資夏普做第二隻腳。」國際票券產業研究組主管張佑華分析,但轉型都需要時間與投資。反映在財報上,鴻海從去年第三季起至今,營業現金流呈現負數,只有第一季短暫轉正。這代表,本業賺的錢,填不滿某個不斷失血的大坑。

鴻海選擇在明年,採取謹慎觀望,現金為王的態度應對,確實是因為這將是場極為難打的仗,因為這三個大麻煩,不是各自獨立存在,而是相互串聯,構成系統性的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郭董的難題已反映在科技業上,並連動台灣整體競爭力。台灣科技業因應中美貿易戰爭,也在展開史上第一次的大遷移,但部分小廠已採取消極放棄態度,若台灣科技業無法再形成聚落移動,這形同已預告將把市場,拱手讓給中國同業。

目前,科技股仍占台灣股市市值5成,若產業失去下一波競爭力,又找不到新動能,也將影響整體消費信心。

▋本文擷取自雜誌《商業周刊》1620期封面故事,完整系列報導:

不在中國生產,人力怎麼辦? 研華何春盛:先破上班8小時觀念

聚落散掉、蘋概股破功、處處是洩密地雷 三種台商動態大追蹤

動態二》連中國廠都不再愛蘋果……

動態三》不只美國會告,中國也有商業機密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