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窮社區到白宮,她的強大之路】
一本自傳的演講會,辦在萬人以上的場地,
門票最貴要新台幣九萬元,但搶手得很!
講者,是蜜雪兒.歐巴馬(Michelle Obama),
一位卸任的美國第一夫人,卻比全球娛樂巨星還受歡迎。
因為,她是世上最激勵人心的故事之一。
出生於工人家庭,成長於貧窮社區,
堅信教育是翻轉人生的工具,
她從常春藤名校畢業,成為高薪律師。
丈夫熱中公共事務,她扛起家計、養育女兒,
在婚姻危機中,找回自我及夫妻平衡共處之道。
政敵把她描繪成高大兇悍的黑人女性,
但她卻成為時尚界爭寵、最會提拔年輕設計師的總統夫人。
她不讓別人定義她,
總是拿得出辦法、聰明解決人生的各種難題,
走出自己的強大之路。
如何在環境的局限中力爭上游,
在兼顧家庭與職場的窘迫裡不委曲求全,
在外界的指點壓力下推進理想?
蜜雪兒用她親筆寫下的故事,告訴我們答案。

「我的資歷裡沒有什麼東西能使我站在這個位置上,我不是用財富和資源養大的,」蜜雪兒.歐巴馬在講台上振振有詞的說著,「但我在成長過程中得到了人生真正需要的一切: 愛、強有力的價值觀,以及一個信念:良好的教育。」

這是2009年4月,蜜雪兒第一次以第一夫人身分,跟著時任總統的歐巴馬出訪英國倫敦時,在一所高中女校所發表的演講。

出身貧窮黑人區,卻不窮志
母親帶她去圖書館,父親帶她聽爵士樂

在白宮8年期間,她發起「讓女孩學習」(Let girls learn)計畫,鼓勵全球領導人提供貧窮弱勢家庭的女孩接受教育的機會。她為了宣傳此計畫,上脫口秀、大秀歌藝,還與說唱演員杰法洛(Jay Pharoah)合作推出嘻哈歌曲〈你應該上大學〉(You Should Go To College),不計形象搞笑,就為了傳達教育的重要性。 因為,她自己就是一個藉著教育翻身的最佳案例。

「蜜雪兒認為,教育是這個時代最大的民權抗爭,」美國西北大學新聞學院副教授斯萊文(Peter Slevin)曾撰寫蜜雪兒的傳記,他告訴《商業周刊》記者,在美國,許多黑人孩子當時擁有的機會之路,就是教育,蜜雪兒也不例外。

蜜雪兒出生在芝加哥南區貧窮黑人社區,曾祖父母輩都是黑奴。蜜雪兒的父親是鍋爐維修工、母親是學校秘書,靠著微薄薪資支持家計。

她成長的「家」,其實是父母向親戚租來的平房二樓。一家四口擠在一層一房一廳的狹小空間裡,她與哥哥把客廳當房間,外公用幾塊廉價木板幫他們撐出各自的半獨立空間,局促得只夠放一張單人床與一張狹窄書桌。

幼時生活經濟拮据,但她從未因此窮志。

她在自傳《成為這樣的我》當中描述,母親從小帶著她到公立圖書館認字、學拼音;父親晚間下班後,會帶著她聽爵士樂、認識藝術。

「蜜雪兒在一個堅信教育的家庭中成長,」斯萊文說,她的父母一開始就很清楚告訴蜜雪兒:「如果要成功,妳一定要獲得良好的教育。」

同學來自菁英家庭、出國度假
她自問「我是不是夠好」,用成績證明自己

蜜雪兒所念的惠特尼楊高中(Whitney M. Young),是當時芝加哥市頂尖的公立學校之一。

上學第一天,她像是劉姥姥進大觀園。她的新同學們,有來自芝加哥富裕區的白人學生,也有來自父母全是醫師或律師的黑人菁英家庭;他們有私人俱樂部,假期會出國滑雪或旅行。有一次,法語課老師要帶他們前往巴黎,但她甚至不敢開口跟父母說,直到父母主動得知,變賣家中物品讓她成行。

她知道,這就是她與那群有錢同學們的差別。在這樣的環境裡,她經常自問:我是不是夠好?於是,她試著用拔尖的成績來證明自己。

1981年,她進入普林斯頓大學,那是個白人的天下,黑人新生僅占不到1成,且男女比是2比1。大學講堂裡,她經常是全場唯一的黑人。

「少數族裔總是面臨在群體中,要肩負自己族群的『代表』,所以我們總是要做到最好、最優異、最有禮貌,蜜雪兒也是如此。」資深駐美記者范琪斐分析。

當上第一夫人後,蜜雪兒曾與一群高中黑人學生座談,大家講述自己面對的各種處境:毒品氾濫、幫派、貧窮問題⋯⋯。其中一位學生問:「妳特地來看我們是很好,但妳打算怎麼處理這些事?」

蜜雪兒並沒有給官式標準回應,反而直言:「短時間不會有人來救你們,甚至沒人知道你們的存在。」

「請善用教育。」她說。

▋本文擷取自雜誌《商業周刊》1618期封面故事,完整系列報導:

模範夫妻 也曾去婚姻諮商

白宮八年 她從彎腰種菜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