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5日.星期一
新北市議會
本該審預算的日子,議員們卻集體請假,
為了跑選舉,議場空無一人。
這樣的議會,還有很多……
你知道,各縣市政府預算裡,
幾乎都藏了一個議員「小金庫」嗎?

11月24日,是全台地方大選,除了縣市長,
還將選出912位議員。
值此時刻,《商業周刊》完成了
歷來最大規模的「全台議員配合款大調查」。
配合款,是地方政府從自己預算中,劃出一塊餅給議員分配。
監察委員形容它是議員的「私房錢」,
使得議員「裁判兼球員」。
但,多位現任議員卻告訴我們,
「如果都不能建議(配合款用途),那議員要幹嘛?」

配合款究竟拿來做什麼?
各縣市誰金額最高?
你選的議員究竟「要幹嘛」?
我們為你揭開真相。

四年一次的九合一地方大選,將在11月24日投票,共有1754位議員候選人,搶爭912個席次。此時,正是各縣市議會的預算審查會期,但,我們從北到南走訪各議會,發現議場正上演著「空城計」。

這,是議員們的共同默契。為了讓大家專心拼選舉,如台北市、台中市議會趕著審完明年預算,中市議會甚至創下「一小時通過總預算」紀錄,北市預算則僅微幅刪除0.37%;高雄、新北市、花蓮縣議會因擔心議員出席率太低,把一個多月後就要開始花用的明年度預算,留待選後或明年再審。

全台縣市合計年逾一兆元的預算,被如此草率對待,議員們真能幫人民看緊荷包?

地方預算中,每年約有近40億元,是所謂「議員配合款」,這是縣市政府在自己帳上編列,供議員提建設案、補助案時撥用的款項。

別小看這筆錢,它可能是台灣民意代表角色錯亂、浪費納稅錢的典型之作。10月底,6位新竹縣議員,才剛因配合款貪污案集體入獄服刑。

審計部與監察委員調查報告均曾指出,配合款形同地方民代的「私房錢」,成為討好選民、酬謝樁腳與牟取不法利益的地方財政資源。而議員建議支出的項目更是五花八門、琳瑯滿目,除了常見的路面改善外,連宮廟石雕、龍鳳獅陣道具、神明的帽子、社區媽媽土風舞制服等⋯⋯都在配合款花用之列。

「讓一個有缺失的制度存在,就給了它產生弊端風險的機會,」研究民代配合款多年的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教授羅清俊,點出問題癥結。

其實,調查過程中,也有議員回應,希望地方政府將配合款收回,一來避免浪費,二來也讓議員免於基層或社團不斷「討錢」的人情壓力。一位新北市政府官員則說:「除非中央立法禁止嘛!否則要地方議會自廢武功,可行性不大⋯」

桃園市議員詹江村多次主張取消配合款,但事後他仍申請動支。「一鍋飯(教育經費)原本應該由教育局分配,但它把盛飯權交給議員,只有我不盛,大家都有飯吃,難道要我選民餓死嗎?」他直指,「是你(制度)逼著我球員兼裁判啊!」

配合款作為府會關係的潤滑劑、加速地方需求上達的效率,也有學者、官員指為「必要之惡」。「這是藉口,除非有數據證明,實施配合款的縣市更能滿足民眾需求,且無其他方案替代,我才會承認這是必要之惡!」羅清俊指出,有議員主張民代比政府更了解基層,「這難道不是行政機關不夠用心的結果嗎?」

他提出研究統計,每到選舉前,各縣市配合款金額就特別高,「這明顯是為選舉操作資源分配,長久不利民主發展!」他也認為,把配合款改為建議款,只是折衷,不是從此取消,仍是換湯不換藥。

如果一套制度需要高度仰賴民代個人品行操守,更無法達到資源公平分配的效果,我們為何要繼續容忍它?

「這跟選民期待民代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有關,」中研院政治學研究所研究員吳重禮說,「我們期待他是立法者、監督者,或只是選民的跑腿人?」

一年40億的配合款,相較上兆規模總預算,看似「小錢」,但,它對民主制度造成的傷害,卻是難以金額規模大小衡量的。

政治,或許平時看似距離遙遠,事實上卻滲透你我生活各個層面。全台22縣市,已有19個每半年公布一次議員配合款清單,仔細監督你所在地區的每一筆花費,是我們看緊自己荷包的第一步!

▋本文擷取自雜誌《商業周刊》1617期封面故事,完整系列報導:

12名叛逆議員 帶頭終結配合款怪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