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大時代,西進中國的台灣半導體人,命運卻大不同。
2000年初期,250位聯電系統內的菁英,
在當時最有接班相的「聯電太子」徐建華領軍,到蘇州蓋和艦廠,
但遭台灣調查、起訴,他們的上市配股夢也跟著破滅。
這群人,如當年國共內戰後遺落泰緬邊界的異域孤軍。
中國不重視,台灣公司無安排去處。
事隔十多年,美中貿易戰下、中國「全民大煉芯」拚搏半導體產業,
一切風雲變色。不僅沉寂多年的和艦順勢翻身,計畫在中國A股上市,
新一代台灣高級傭兵也出現了。
他們是燒熱「中國芯」爐火的核心部隊,
卻象徵台灣含金量最高、最後一批關鍵人才的出走。

2018年6月,對台灣別具意義。

一手打造晶圓代工傳奇的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退休,象徵一個時代結束。

同時,美中陷入新冷戰,半導體業成兩強對弈重點,台灣人才被中國大量挖角。就連聯電中國子公司和艦,也為防止人才一再流失到中國其他新晶圓廠,及充實資本,在6月29日宣布計畫於A股上市。

《商業周刊》在此關鍵時刻,走進中國最受矚目的半導體聚落:上海、合肥、武漢與南京。採訪才開始,消息就不斷傳來:

來自台積電與三星的研發大將梁孟松,可能讓中芯明年在製程追趕上聯電,甚至將超越!他被中國最具規模的晶圓代工廠中芯國際挖角後,只用三季,就把其14奈米製程試產良率,從個位數升到逾9成。

台灣人用三季,就達到中芯過去18年做不到的成就;用兩年半,讓中國停滯近20年的記憶體產業,從零到一。

這群台灣人乍看風光,但許多人卻自述:自己是在美、中、台三方槍口下淘金的高級傭兵。他們夾在美、中以關稅和禁售制裁的槍林彈雨中,後方,還有台灣前東家以洩漏營業秘密等法條獵殺。

這群曾經的「竹科新貴」,如今為何甘負罵名也要出走中國?他們的西進將對兩岸帶來什麼改變?以下是我們的追蹤紀錄。

中國最成熟半導體聚落/上海
西進不只帶機票,還有存證信函「這邊60個人全收到了!」

我們的第一站,是上海。這裡是中國最成熟、產值最高的半導體聚落,包括中芯、當年(2000年)台塑二代王文洋投資成立的宏力半導體,聯發科的中國對手展訊,都將總部設於此。

2016年,上海半導體產值破人民幣千億元(約合新台幣4千7百億元),約占全中國半導體產值23%,是中國最大的半導體基地。

物理距離上,上海離台北僅有約一個半小時航程。但,近兩年到上海的半導體人,他們跟台灣的心理距離,卻是終生不再回台任職的準備。

他們的腦袋,牽動上百億利益去向

一位在中國晶圓代工廠任職近十年的台灣人告訴我,如今大家西進中國,除了機票,還有另一個文件相伴:前東家寄出的存證信函。

因為,大家腦中的矽智財(IP),動輒牽動數十億元的利益,有可能顛覆一間公司,甚至一個產業的命運。

「這邊60個人全收到了(存證信函),全收到了!」在張江科技園區的一間咖啡廳裡,一名登陸近十年的受訪者刻意壓低音量、用錄音筆幾乎收不到的氣音對我說。這批人登陸後都被警告,不得洩漏營業秘密,「他們家裡都打電話問,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怎麼會接到存證信函?」

他口中的60人,是去年初傳出,位於上海的華力微電子挖角聯電研發28奈米製程的團隊,雖然聯電否認,但這已是上海半導體圈心照不宣的秘密。

突破28奈米製程,可能帶來多少利益?

以聯電為例,其去年28奈米製程訂單,就貢獻營收至少逾新台幣220億元,而台積電的28奈米即使已量產7年,去年仍占其營收23%,約當於2250億元。華力微只要從前兩者手中分得5%市占率,每年便有逾120億元進帳。

▋本文擷取自雜誌《商業周刊》1599期封面故事,完整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