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差一點就到洞口了!」「啊,又掉下去了……」週末的台北市西門町,年輕的情侶、父母與小孩,聚集在一台台娃娃機前,隨著機器內爪子的起落,時而興奮的張大雙眼,時而癟嘴嘆氣。

西門町街頭一間又一間新開的娃娃機店,與萬年大樓、西門新宿內一方又一方閒置、待租的店面形成對比,光是武昌街短短一百公尺的距離,就有兩家店占據黃金的三角窗路口,其中一間傳聞每月租金高達一百一十萬元,是全台租金最高。

再把腳步移動到台北市東區,敦化南路跟忠孝東路口,過去是蘋果經銷商的店面,也在近兩個月改裝成娃娃機店,就連五分鐘車程外,台灣最精華的商業區信義計畫區內的百貨公司ATT4fun,也在四月將四樓手扶梯外人流匯聚處,改為娃娃機區,擺放二十多台機台。

這是娃娃機這個已存在台灣約三十年的舊物種,近兩年所掀起的新狂潮。

在產業打滾近二十年,見證此產業在台灣三波起落的五十一區董事長、也是自動販賣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副理事長紀富騰對我們說:「夾娃娃機是『末端經濟』!」這四個字,勾起了我們的好奇。

到底台灣滿街的娃娃機,映照出一個什麼樣的時代?所謂「末端經濟」又是什麼? 為找出答案,我們踏上這一趟訪查北中南娃娃機熱潮的旅程。

首先,從三個數字認識娃娃機在台灣燒起的野火。

雖然財政部的營利事業登記中,台灣娃娃機公司數為三千三百五十三家,但據同業公會推估,全台娃娃機店數已超過一萬,比7-Eleven加上全家便利商店的總門市數還多。

至於整體從業人數,據資深業者(編按:本專題所稱之業者泛指娃娃機供應鏈產業人士)估算,包含店主、個別的機台經營者及機台供應鏈,全台相關從業者至少有十萬人,這相當於南投市人口,也比全台各級私立學校的老師總數還多。

三份調查,解讀「末端經濟」
實質薪資倒退,引發台版口紅效應

最後,包含娃娃機台、機台內獎品、租金、及夾客(編按:本專題所稱之夾客、玩家,泛指娃娃機消費者)的消費金額等等,這產業近兩年每年的年產值,保守估計達新台幣一千億元,相當於台灣航太產業的產值。

從數字來看,台灣儼然進入娃娃機時代。

為了更全面的理解現象,《商業周刊》發起三份全台首次的娃娃機獨家調查,一窺消費者和業者的面貌。包括「娃娃機消費者行為大調查」、「娃娃機『台主』、『場主』樣貌大調查」,以及和社群行為數據分析公司QSearch合作的「娃娃機愛好者樣貌調查」。

從三份獨家調查以及遍訪業者與專家的結果,我們發現,原來所謂的「末端經濟」,是台灣實質薪資倒退十七年, M型社會中低端蓬勃的經濟活動,一種「低成本、低消費」的商業趨勢。

▋本文擷取自雜誌《商業周刊》1590期封面故事,完整系列報導:

末端經濟來臨!

用App抓取、無現金交易 娃娃機2.0生態系大爆發

全台夾客瘋搶的小海螺 背後神秘女老闆

達人檢定、香奈兒也能夾 日本業者不泡沫秘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