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著華爾街對沖基金分析師光環,2015年,街口支付執行長胡亦嘉憑著對中國支付市場的了解,決定從中國返台創業,要打的戰場,正是台灣剛起步的行動支付。

胡亦嘉不諱言,打從創業第一天起,眼中就只有Line Pay。他甚至放話最後台灣行動支付市場,要嘛全是街口拿下,要嘛就是街口跟Line二分天下,「我把它幹掉,就只有我一個……我今天跟你一決生死。」

儘管胡亦嘉拿出在華爾街與中國賺的約3億元創業,但街口成立兩年多已燒掉約3億元,接下來更大的流血補貼戰,背後必須有金主,正是他的父親胡定吾。

胡定吾曾任中華開發工業銀行董事長、台北101大樓董事長,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富邦集團董事長蔡明忠、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都是他的好友;台新金控董事長吳東亮則是他的親家;台灣金融圈、企業界廣布他的人脈。

父子兩人銀彈充足,無論是燒十億,或燒十年,都很有信心。他也坦言,找銀行談合作時,爸爸的一通電話,就讓他的等待時間,從兩個月縮短至兩天,相比其他業者,可說占盡優勢。

此外,市場盛傳他背後的富爸爸不只胡定吾,支付寶也是股東之一,中資傳言甚囂塵上。對此,本刊對胡氏父子分別求證,兩人均否認有中資介入。

隨著街口與Line Pay兩強之爭浮上檯面,《商業周刊》獨家專訪胡定吾。以下是專訪紀要: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胡亦嘉曾說,你在他的創業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就算失敗大不了回家給你養,你幫了他什麼忙?許多人稱他是靠爸族,你有什麼要反駁?

胡定吾答(以下簡稱答):創這種業,用英文講就只有family and friends(家人與朋友)會投,那我們能出的就幾樣嘛,金脈、人脈還有意見,只有這樣而已,我還有什麼可以貢獻?

他自己想到要找銀行(合作),我頂多就(打了)十通電話,電話還得我打才有用,這是實話,他跟我說:「給我電話我來找。」我說:「我把電話給你有什麼用?」因為他接都接不進去。

(街口支付)增資的5.1億主要是我出的啊,看他長大的叔叔們也有一些,我是單一最大股東啊,(股權)8成不過半什麼叫過半?總共出多少不要問啦!這叫壓寶,人生很多事是壓寶,你以為每件事都有很清晰的分析和研判嗎?

你講他靠爸,他算是獨立性很高的人,要去影響他還不太容易,像我一天到晚叫他趕快結婚,他也不受我影響啊!我雖然是大股東但我不在董事會,不太參與decision making(決策制定),這是他們年輕人的題目,除非他有什麼事來問我的看法,我是不會去問他說你們現在要怎麼搞?下一步要怎樣?我從來不問這些。

問:胡亦嘉曾說至少還要燒5億到10億元,不知何時會獲利,你為什麼要義無反顧的投資?

答:這個……投兒子跟投別人不一樣,就是今天不投可能再等十年也得投。至於燒5億到10億合理啊,相對半導體、高科技業這是小錢,半導體我們是以百億為單位,不過燒個人的話,就稍微痛一點。

投資事業本來就是對人的判斷,當然也要看有沒有機會,台灣現金流也是上兆的數字,隨便弄個千分之幾,這個蛋糕也不太小。

問:外界盛傳街口背後有中資介入,甚至遞件申請電子支付牌照時,金管會還要你們做文件調整,你有什麼要說明?

答:這可能是敵方陣營或競爭者(說的),我已經講了最大股東就在這裡,那你想怎麼樣嘛!要來投的一定是在行業內的才會進去,我在大陸不在阿里巴巴、騰訊這個世界,不是網路掛的。

▋本文擷取自雜誌《商業周刊》1585期封面故事,完整系列報導:

Line Pay 街口支付 鹿死誰手?

胡定吾:街口沒有中資 增資的錢我出的!

支付寶、微信搶人奇招:送黃金、搞排擠

支付業搶生意 衝擊銀行收費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