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12月,喜愛登山的王士豪和四位朋友去登奇萊山,原先氣象預報是「微弱鋒面」、「乾冷」的天氣,沒想到登上山後,天氣驟變,竟下起暴風雪,一個晚上就積雪1公尺厚,一行人被困在山上,進退維谷,最後是被海鷗救難直升機救下山。

王士豪的爸爸在山下見到他後說:「你這條命是撿回來的,以後要做對國家有貢獻的事。」

事隔近20年後,他在人生40的前夕,許諾給自己第二次的人生,他的夢想是:「我希望讓醫學從診間走出去,讓一般民眾能更安心的貼近山林之美。」

之前,他年薪至少500萬,「我和太太說好,至少給我兩年試一試。」王士豪過去是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馬偕等醫院的急診科主治醫師,如今他掏出的名片,上頭印著:山雲白袍健康顧問總經理,這是他一年前成立,專精於旅遊、登山的健康管理顧問公司,給旅人客製化的健康評估和旅途照護建議。

王士豪是台灣高山醫學第一人,他在該領域論文發表量排名全台第一、全球前4%。他說話有時會結巴,但只要談到山、談到高山病,就能滔滔不絕的分享,愛山的他,曾攻頂玉山百次,征服70座百岳。

在攀爬健康顧問這座新的人生山頭之前,他已在高山醫學領域耕耘10年。

醫學院7年級時,他曾在山上將一位重度高山症、腦水腫、肺水腫,甚至大小便失禁、昏迷的隊友揹下山,救回一命。

他也曾在海拔3300公尺的嘉明湖,用加壓艙(可模擬降低海拔高度環境的緊急救難醫療器具),讓身體已因缺氧而發黑的原住民恢復行走能力,連夜護送對方下山。並自此和康橋國際學校董事長李萬吉合作,募得100具加壓艙,送上全台各座高山的山屋,完成台灣沒人做過的創舉。

「他對高山醫療的熱情,真的很令人敬佩,」李萬吉表示,王士豪不僅多次和團隊揹著重7公斤的加壓艙上山屋,9年來,每年更僅領微薄車馬費,協助組織醫護團隊,用自己的休假,陪伴康橋中小學學生登雪山與合歡群峰,24小時待命處理師生各種症狀。

「每次我(在山上)看到不可能救活的人被救活了,就覺得非常值得。」王士豪一生立志,要讓台灣高山病零死亡,這份承諾,來自於父親20年前的提醒,他惦記在心,決定將摯愛的山林,與醫學專業結合,往高山醫學領域發展。

但,這條路卻比所有他走過的山路還要險峻。他先是在講求倫理輩分的醫界中,不惜當一頭不合群的黑羊。

在醫院急診科擔任住院醫師時,為投入高山醫學研究,王士豪每個月有3天駐點在玉山,第一線接觸山友,進行高山病學調查。但上山行程會排擠他投入醫院公共服務的時間,因此引起院內許多前輩不滿,甚至傳言可能影響他升任主治醫師。他心中雖畏懼,但想起自己的初衷,仍「雖千萬人,吾往矣。」

為了在高山醫學領域精進,他更不惜背債。2014年,王士豪申請到在美國科羅拉多大學醫學院擔任研究員的機會,但當時任職的醫院並不支持,他毅然離職,並跟銀行貸款近500萬,自費帶著全家赴美進修,「當時非常瘋狂,等於豁出去了。」

他去年離開醫院,成立公司,就像過去爬山時,一手拿地圖、一手拿開山刀劈出路來一樣。在不惑之年,王士豪要重新定義自己的人生,試圖探索另一座山頭的風景。

※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579/158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