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著幾次和人力資源部門的經理深談公司人力配置與調整的想法,原因在於新舊人力相融不順利,並且專業深化的水平與職場的時間歷練不成正比。

是公司太複雜以致同仁跟不上?還是同仁素質真的不夠好,已經到達天花板?另一種可能就是公司的職務設計不當,是我們自己領導無方?

不管什麼原因,變則通。

工作之故我經常進出亞洲差旅,多次被香港年青工作者的效率紀律折服。上午臨時決定在下午要招開專櫃陳列會議,五個小時後厚厚一本會議題綱、完成時間、預算報告、包括必要的設計初稿通通裝訂成冊,連要開會的咖啡廳都預定好座位!一路陪同我的港方主管在時間內從未離開我們視線,我注意到她僅僅打了數通整合性的電話,分屬不同部門要匯總的事就搞定……。

也在日本受教了,所有進度追蹤與議程掌控的精準又周到,當我坐上接機座車的那一刻,日方秘書就一人一本卷宗夾遞上來,往後三天要參訪的商場背景介紹、交通接駁地圖、用餐地點確認、預計會晤的人物特質,以及自由活動時間的旅點建議都一清二楚,更細心的是,幫我們每人準備好零用日幣和地鐵三日券……。

至於大陸?你別吃驚,我接觸過許多很年輕的商務代表,毫無例外在服儀談吐都適職得體的能切中議題要害,我一直猜想的是:「他們到底花了多少苦功操練?」怎麼每個人都對兩岸的產業現狀(和我相關的產業)、現狀背後的股東結構和相關連鎖事業,以及未來的機會與盲點都知道得那麼細緻。敢分析、有想法、還勇於做結論,這些人可都才2-30歲啊!他們分析誠品、新光三越…乃至於台灣幾個文創園區的風格特色,彷彿都像透明櫃裡看樣品一樣,一清二楚。

除了下苦功,我找不出任何負面的字眼來看待這一批大陸的年輕人。我努力、我愛才,在一個大家都想出頭天的舞台,機會會被熱情擴大,環境會變得積極蓬勃,全世界都是這樣:先有一流的人所以有一流的國家。

台灣很多人到大陸以後都真的都變強了,他們說目前常住大陸的專業含創業人口已經超過300萬。每個人都曾經愛台灣,但是更愛一個不內鬥、有活力、有機會的市場,在大陸你一發光,許多機會靠攏拱你,在台灣你太發光八卦狗仔就伺機捅你。

火火熱熱的人偶而「回家」,已經不習慣台灣的不知所以,雖然這裡的PM2.5比大陸低,「我們寧可戴口罩也不願戴眼罩」,聽得我又羞又忿,但也提不出反證。

我已經這把歲數,看到機會、熱情、前途,還是會高揚起戰鬥力、學習力和進取力。怎容得下團隊求安養神的人,你現在不苦,下一代會更苦,沒有小幸福,一定有小不幸

與每個經營事業的老闆一起交掌,別怕變動、別怕換血,企業要一流,人才一定要一流,沒有自求多福這件事,只有強度關山,才能兵吞武林。老闆們大家忍著批評,讓現在同仁的痛換得以後揚眉吐氣的甜,否則,機會就算來了,我們都接不住的。

文章出處:江榮原臉書

【作者簡介】

江榮原,阿原肥皂創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