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跟先生聊到台灣公務人員出走潮,雖然我們一致認為,以目前的態勢還遠不到談甚麼出走;因為要相比的話,讓數字說話,以公務員「高薪」聞名的新加坡,一年差不多有平均6%的人會把政府炒掉。這,確實是一個值得討論的現象。

有媒體整理出幾個公務員離職的可能原因,總合起來大約可以歸為薪水不夠和工作乏味這兩點,當然年改的蠢蠢欲動也是原因,畢竟台灣公務員的所得替代率之高,恐怕世界第一。

在新加坡能夠當上公務員是很令人羨慕的事。這裡的公務員指的非基層公務員,而是侷限在一小部分領高薪的,主要就是總統、總理和各部會部長。

這個級段的高官,工資可說是世界之最。根據紀錄,全世界公務員薪資最高的前十幾名,恐怕都在新加坡。然而,高官與普通公務員的薪資差距非常大,可能也是世界之最。

這是因為新加坡公務員的工資給付,是依據法律和市場決定。1994年,新國就用法律規範公務員工資參照市場制定:部長工資給付是以全國48個薪水最高的銀行家、律師、會計師、工程師和企業總裁平均工資的三分之二,其他級別的公務員工資也參照此標準制定。

李光耀在他的回憶錄裡說,擔負國家政策制定的部長,不可能給予低薪,若如是,則無法吸引最優秀的人才。他也曾在各種公開場合明確說過,部長、法官、公務員的薪水必須與一般企業界掛鉤,才能讓政府保持廉潔和誠實。可以說「高薪養賢,厚祿養廉」就是新加坡高官工資高的原因。

很妙的是,同樣是李光耀的說法,他認為新加坡公務員的工資可以說是亞洲幾個最低國家之一。李光耀說的其實不是單純的薪水,而是台灣習慣使用的「加給」、「福利」。在新加坡,官員的房子、車子、就算是助理都要自己掏腰包,公務人員給薪上政府不容許灰色地帶。如果放大來看,在新加坡公務員更類似於一般企業員工,最大的好處就是這個企業穩定度高,不會倒,其他還真沒有特別不同。

薪水問題解決後,公務人員的表現評估是另外一個要項。台灣的公務員基本上只要服從指令,沒有被裁員的危機,這也是鐵飯碗一說的來源。但新加坡公務員的考評方式相較上要靈活很多,換言之,表現不佳政府請你走人是很有可能的,當然,也有自認是人才、跳去私企大展身手的。整個政府機器運轉的方式非常符合商業結構,相較於台灣僵硬的官僚體制,有許多可以借鏡之處。

我在台灣曾經以約聘性質在政府機關待過一年時間,認識不少優秀公務人員,但不可否認,佔著位子悠閒度日者大有人在。能考過高考的都是人才,可是人才的腦子只拿來想怎麼做工作不出事、考績拿甲等,而並不真正積極於讓事情能做得更好,實在甚為可惜。我先生因事與新加坡政府單位聯絡,星期五午後發電郵,當天下班前不僅得到回覆,還直接羅列出合作事宜須討論的細項,這份積極在台灣業界不稀奇,但擱到公家單位簡直就是mission impossible!

或許不讓公務人員這個族群過份特殊化,會是活化政府的解決方向,也有益於人才流動。年金改革或許也可以說是手段之一,但要改掉這個,恐怕也要認真考慮調動公務人員的薪資,否則陣痛期變成動盪期,可就不是甚麼好事了。

【作者簡介】

陳彧馨,旅居新加坡五年,認為旅行是人生最大樂趣。從孤身背包客到攜子長旅,足跡踏上近四十國。著有《100種東京》、《漫步‧遇見香港‧澳門道地生活》(由對岸出版,為簡體中文書)、《追櫻》、《從東京到京都:我的珈琲時光》、《轉轉香港》、《愛在日落破曉時:我的巴黎‧維也納》等書。嗜咖啡、攝影、閱讀,目前正在品嘗於新加坡格格不入又我行我素的生活。網路的無定居所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