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書出現「賤民」,是平民見大人物的自我謙稱。例如《史記》酈食其見劉邦就自稱「高陽賤民」。《世說新語· 言語》邊文禮見袁奉高亦自稱「賤民」。

但王應傑「賤民」(新聞出處)卻不是在自謙,而是罵人。這個「賤民」應是外來詞,語源是印度種姓制度,英文是 pariah,也稱 untouchable。

之所以不能碰觸,是因為印度教相信賤民不潔,因此只能從事最不潔淨的工作。他們限定賤民只能掃廁所,還以為是為了他們好,有助他們下輩子投胎到比較高的階級。

根深柢固的賤民歧視一直是印度經濟發展一大阻力。雖然法律規定各種公職都要給賤民保障名額,賤民也已兩度當選總統,但整個社會的賤民歧視還是很嚴重。

結果王應傑什麼好的不學,卻向印度學來階級歧視。這種人是台灣經濟發展的阻力。給他位置的任何協會、機構、企業皆應該以他為恥,馬上和他劃清界線!就跟獨立製片商溫斯坦影業公司(Weinstein Company)、奧斯卡影藝學院、整個好萊塢皆以 Harvey Weinstein 為恥,馬上劃清界線一樣。

王應傑除了「賤民」用語不當,他的發言還有個迷思,就是以為去過中國才能懂中國。事實是中國太大又太複雜,去中國如果只是去上海或杭州,很可能盲人摸象,看不到中國經濟目前全貌。

想要了解中國,我的建議不是親自去中國一遊,而是選一本真正專家寫的好書。他們研究過所有數字,親自走訪過千百城鄉,也採訪過第一線的企業主與政府官員,看這種書勝過你自己跑中國幾十趟。

最近寫中國經濟最好的是 Arthur Kroeber《China's Economy》一書,2016年4月英國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對中國經濟現況的論述很全面,強弱點都介紹了,對中國不算特別看好也不看壞,雖不支持崩潰論,但也指出哪些病灶是中國目前體制不可能解決的。而且文筆很淺顯,不學術。

中譯本的書名是《獨特又矛盾的經濟體》,作者葛藝豪,聯經今年八月出版。

(更新10/27 13:07)賤民說惹議 王應傑道歉了

【作者簡介】

顏擇雅,雅言出版發行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