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愛台灣的人一定都努力吃香蕉,每天吃一根以上。

講到香蕉盛產,大家最常講農民一窩蜂。最重要因素反而較少人講,就是這年頭已經沒有陳查某(最早將台灣香蕉賣往日本的商人)、吳振瑞(曾任高雄旗山青果合作社理事主席,任內成功將台灣香蕉外銷至日本被稱為「香蕉大王」「蕉神」),陳杏村 (日本民進黨黨代表黨主席蓮舫的祖母) 那種等級的香蕉大王們了。

台蕉失去了海外市場,只好台灣人自己拚命吃。

很諷刺,在全球化以前,台蕉曾傲視日本市場。進入全球化後,島內有紐西蘭奇異果、美國櫻桃可以吃了,台蕉卻反而失去海外市場。

如果你去看日本,韓國,法國,英國,美國的超市,就會發現這些不產香蕉的國家也都吃很多香蕉,但都不是台蕉。全球化創造贏家與輸家,台蕉是全球化的輸家。

近似的爭戰最近也在台灣本地發生,就是蝦皮進來台灣。

我發現這次愛台灣的人並沒像挺蕉農一樣拚命跟 PChome 消費。滿多人在抱怨 PChome 這裡不好那裡不好的,感覺是積怨很久一口氣爆發。

PChome 狀況跟香蕉有點類似。香蕉曾享有日本市場,後來失去了,照理說應該大拉警報才是,但我們不以為意,反正盛產就叫阿兵哥多吃,兩岸關係好就叫對岸買。這樣我們就不必改善我們的分級,包裝,冷藏,運送技術。台灣是個很舒服的市場。

PChome 一開始如此輕敵,不也因為台灣市場一直很舒服 ?

2300萬人口市場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一旦取得龍頭地位,就可以日子過很輕鬆,不思考怎麼升級擴張。遇到瓶頸就怪政府法規不像中國那邊鬆散 (第三方支付),或中國不讓我們進去。蝦皮來台戳破這一切。蝦皮證明只要老闆願意投資,台灣還有很多成長空間。新馬地區消費力超強,也沒擋我們去。

新加坡人口只有560萬人,市場太小了,非要向外擴張不可。因此 Sea 集團打一開始就是跨國代理遊戲,他們做電商,也不會一開始就只想做新加坡。

我好友小孩一畢業就進蝦皮工作,每晚都十點才下班,但她工作得超開心,出門上班都元氣飽滿走路有風,放假也滿腦都是工作,沒在追求小確幸。現在台灣有多少企業讓年輕人工作這麼帶勁的 ?

如果今天不是蝦皮來台北,而是 PChome 去新加坡開彊闢土,工作這麼帶勁的年輕人應該是為 PChome 工作才對。

香蕉的故事告訴我們,在全球化的時代,即使你已經搶先進去某一市場,也會因技術落後被趕出來。PChome 的例子則告訴我們,別眼中只有中國而小看台灣。你不去新加坡,新加坡業者卻會來。用新加坡眼光看台灣,台灣可是肥肉呢。

【作者簡介】

顏擇雅,雅言出版發行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