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振誠預備關掉他在新加坡的米其林二星餐廳ANDRE了!

這枚震撼彈在台灣人的心裡可能泛起幾圈漣漪,特別是江振誠本人發表了極感人的聲明,說是階段性理想已完成,要回台灣為飲食界傳承。

當然啦,這很有可能是江的真正想法。

然而,雖然他信中和其他多次專訪中所提過「從Restaurant ANDRE開店的第一天我就告訴我自己,我要親手寫卡片給每一位來這裡慶祝特別時刻的客人,一直到今天。Restaurant ANDRE只有我在廚房的時候才營業;我會逐桌跟每位客人打招呼問候,確保每晚來這裡用餐的30位客人都是開心的。」在我去ANDRE慶祝結婚周年一樣也沒有發生,還因為江所稱的「完美團隊」的瑕疵服務而不太高興。

實際上,新加坡的高級餐飲競爭相當激烈,連續兩年米其林二星的壓力可能也令人神經緊繃。截至目前為止,米其林三星餐廳在新加坡仍只有Joel Robuchon,而三星並不只是菜餚佳美就可取得,還必須綜合評比服務、餐點新穎度、用餐環境、氛圍等等,也就是說光以味道而言,一星餐廳未必就輸三星餐廳。

以我在新加坡的經驗,一般來說純就服務要達到米其林三星標準非常困難(這裡並不是一個以服務好聞名的國家),猜想江先生要突破二星的桎梏難度極高,而光是守著二星不但沒意思,還壓力爆表,如果因此決定「我不跟你玩了」而與米其林說再見,一點也不難理解。

我並不熱衷於新國為人稱道的街頭小食,畢竟好小吃台灣實在太多。但若是高級餐飲(fine dining),以新加坡不過兩個台北市大的地方,就擁有一間三星、七間兩星米其林,不太講究高級服務的米其林一星餐廳則有三十家(2017年紀錄),的確非常驚人。這一方面要歸功於本地多種族帶來飲食文化多元,再來是人民生活優渥能養出許多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