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似乎永遠不缺爭議。十月十二日,他又為國際政局丟下一枚震撼彈:宣佈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號稱最親密的盟友,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也在隨後跟進,並稱川普的決定「勇敢、有道義」。

以色列駐聯合國大使丹農(Danny Danon),宣稱上述舉動的政治意涵:「今天是聯合國全新的一天,從此,人們知道歧視以色列會付出什麼代價!」上個月,納坦雅胡在聯合國大會中,則指控「UNESCO在創造假歷史!」

總部位在巴黎的UNESCO則發表聲明,表達失望,「當衝突在世界各地持續的撕裂社會,美國卻選擇了退出聯合國中推廣和平教育、保護受攻擊中文化而努力的UNESCO,這是令人非常遺憾的事。」

美國退出UNESCO,背後固然有其政治盤算,但近期的導火線,則與一座二十萬人,歷史長達三千年,被視作世界最古老的城市「希伯崙」有關。

今年七月,UNESCO將約旦河西岸的希伯崙舊城區,設定為巴勒斯坦的瀕危世界文化遺產,以色列對此作法相當憤怒,痛批這等於抹滅猶太人在希伯崙幾千年的歷史。而這,就是促使美國、以色列相繼退出UNESCO的最後一根稻草。

就在幾個月前,我因製作商業周刊的專題報導,踏入希伯崙,目睹這座古城瀕臨危險的真正原因。

希伯崙是巴勒斯坦西南最大城,原本熱鬧的街區,卻在1994年以巴和平談判中,被以色列要求劃為其領地。雖然和平進程在隨後幾年宣告失敗,五分之一的領土,至今仍是以色列屯墾區。就像是台北市東區的忠孝東路突然被鄰國軍隊拿下、封路一般,國中國般的超寫實生活,過去二十三年阻斷了古城的繁榮。

曾經繁榮
現在如同墓園一樣

原本是人聲鼎沸的大城,也是世界宗教聖地,一旁的市中心就這樣一步步「廢墟化」,今年年中,在我們離開後UNESCO進入希伯崙探查,七月,將其列入瀕危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