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裕國家的壽命以驚人速度持續成長。長壽對工作者、消費者、家庭成員、個體會造成什麼影響?很少有人做好心理準備。當迎向你的是一個九十歲、一百歲的人生,是禮物還是咒詛?美國、日本最近熱議的大書《一百歲的人生戰略》,帶領大家重新思考人生計畫的每一個面向。 一開始,試著想像一個你認識的孩子,例如自己十歲大的女兒。這些孩子的童年和我們的童年不一樣,他們似乎憑直覺就接受周遭的新科技。此外,連他們的成年生活也將不同。人口統計學家替今日孩童計算出的預期壽命,「長壽」將是他們的成長特徵。如果各位剛才腦中想的孩子生在美國、加拿大、義大利或法國,他們有五成機會活到一百零四歲;如果那個孩子生在日本,未來大概可以驚人的活到一百零七歲。 過去兩百年間,人類壽命幾乎不斷成長。更精確說,目前最可靠的資料顯示:自一八四○年起,人類平均餘命每年增加三個月,也就是每十年增加兩到三歲。一八五○年代以後,人類平均餘命不斷增加。重點是,目前沒有任何跡象顯示這趨勢會趨於平緩。 一百年前出生的人要成為百歲人瑞,機率微乎其微,但對今日的八歲孩子則是尋常之事。那介於中間的人呢?我們會活到幾歲?基本上,一九八七年出生的人會活到九十八至一百歲;一九七七年出生,壽命是九十五到九十八歲;一九六七年出生的人則活到九十二至九十六歲;再往前十年,一九五七年出生的人會活到八十九至九十四歲,如此類推下去。 人瑞,不稀罕了 日本五十年間,從百人增至近三萬人 未來,平均餘命再度大幅增長的原因將是:老年疾病獲得控制。一九五○年時,英國八十歲去世的人機率是一四%,現今已降至八%;九十歲的死亡率也從三○%降至二○%。從前百歲人瑞十分稀罕,許多國家都會特別表揚百歲老人,例如日本致贈銀酒杯。然而,日本一九六三年開始向人瑞致敬時,只送出一百五十三份紀念品,二○一四年時,數量已高達二萬九千三百五十份。在英國,女王也會代表國家向百歲人瑞致意。十年前,只有一個人負責寫賀函,現在則需要七人。在二○一五年時,日本的確也因人數過多取消致贈銀杯的傳統。 派雷.庫滋威爾(Ray Kurzweil)是Google 領導人工智慧團隊的工程長,在與他的醫生泰瑞.葛羅斯曼(Terry Grossman)合著的《超越:永生的九個步驟》( Transcend:Nine Steps to Living Well Forever)一書中指出, 通往百歲之道有三座關鍵橋樑。第一座橋樑是遵守最理想的醫療建議,讓自己活到得以享受第二座橋樑的好處,也就是生物科技帶來的醫療革命。接下來第三座橋樑則是:隨著奈米技術不斷進步,人工智慧與機器人將有辦法以分子的大小,重新修補老化的身體。這一派的人士對老年醫學保持樂觀,認為人類壽命的自然極限,將是目前最高的預測再乘以十的次方。 想像自己活很久的時候,最大的恐懼,可能是人生的最後活在某種癡呆的狀態下。失智症逐漸成為富裕國家的重大老化風險;也因此,失智症已經成為重要研究主題,加上核磁共振(MRI)腦部成像技術也有新的發展,相關研究領域的發展,預計二十年內科學家會有重大突破。 數間頂尖醫院正積極進行這方面的研究,大量商業資金也挹注這個領域,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Google成立Calico公司(California Life Company,加州生命公司)。 Google創辦人賴瑞.佩吉(Larry Page)表示,Calico希望藉由七億美元的初始資金,帶領全人類朝向「健康、幸福與長壽」,此類研究的基本概念是:帶來死亡率與罹病率的眾多疾病,大多源自細胞老化。因此,與其解決特定疾病,不如關注老化過程,讓細胞活得更久,持續自我修復。相關研究已經大幅延長酵母菌和老鼠壽命,有很大的機會成功運用在人類身上。 長壽,不見得是禮物 財務負擔大,「存養老金」不敷使用 活得越久,需要越多錢。換句話說,不是多存一點錢,要不就得晚點退休,似乎別無他法,一想就讓人鬱悶。平均餘命越長,儲蓄率得越高,另外可能還必須工作更多年。「長壽」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變成詛咒,多數人頓時不想花錢買這禮物了。 為了讓大家大致了解百年壽命對財務造成的影響,這裡我們不去管個人因素,而是舉三個人生規畫為例:傑克、吉米與珍。傑克、吉米與珍分別生於一九四五年、一九七一年、一九九八年,三個人代表截然不同的三個世代。透過三人的例子,各位可以了解未來可能碰上什麼樣的世代差異。 傑克是「三階段式人生」的代表,先是接受教育,接著進入職場,然後退休。他的預期壽命是七十歲左右,完全符合那個世代的常態,三階段式人生的概念,非常適用在他的世代。 對於目前四十五歲左右的吉米,他從小到大遵守著三階段式的社會規範,然而今日的現實卻逐漸讓他體認到,三階段式人生是行不通的。目前處於中年的他,正努力了解怎樣能讓老年生活變得更美好。對吉米來說,長壽開始像詛咒而不是禮物。 珍是預計可以活到百歲的年輕女性。她的世代知道,三階段式人生的模式不適合自己,他們致力於重新打造人生。這個世代擁有當前最長的平均餘命,也是最彈性的一代,知道人生有無限可能。 根據厄若伊.狄森(Elroy Dimson)、 保羅.馬西(Paul Marsh)、麥克.史鐸頓(Mike Staunton)的研究(每一年,這三人都會協助幾個國家回溯一百多年間的估算數據),例如一九○○年至二○一四年間,美國、英國、日本、德國、法國、澳洲等國,同一時期的平均報酬率扣除通膨後為二.八%,本書假設傑克、吉米與珍的淨報酬率扣除通膨後為三%。 老、中、青退休金試算 越年輕工作時間越久,養老越辛苦 傑克生於一九四五年,一九六二年十七歲時念完高中,二十歲大學畢業。他在已開發經濟體的「黃金時期」開始工作,是位成功的工程師,後來擔任資深主管。傑克的職場並非一帆風順,他也丟過幾次工作,不得不換公司。不過整體而言,傑克的事業相當順利。六十二歲退休,並於二○一五年去世,享壽七十。傑克的財務狀況如何?答案是「非常好」。傑克的世代可以領到三種養老金:國家年金、公司退休金,以及自己的私人儲蓄。

接下來,讓我們來看吉米的情形。吉米生於一九七一年, 預期壽命八十五歲。假設吉米一九九二年時二十一歲大學畢業,打算二○三六年六十五歲時退休。吉米和傑克一樣,希望退休後每個月的生活費能達退休前收入的五成。然而,吉米有一點和傑克非常不同,我們假設他的公司並未提供年金制度。此處依舊假設吉米可以領到的國家年金,金額等同退休前收入的一○%。依據英國國家統計局(UK ONS)的官方數據,如果吉米生於一九七一年,以目前四十五歲計算,世代法的平均餘命其實是八十七歲。 傑克每年只需要存下四.三%的收入,就能在六十五歲退休,反觀吉米一年必須存一七.二%。對吉米來說,要平衡財務麻煩許多。他領不到公司退休金,因此得替自己存雙倍年金。此外,吉米和傑克的不同點在於:吉米工作四十四年,退休二十年。傑克的「工作年數/退休年數」,大約是五比一,吉米則接近二比一。每年要存一七.二%是很高的數字,更別說年年都得存那麼多。 以英國數據為例,二○○○年至二○○五年間,儲蓄率最高的年齡族群為五十歲至五十五歲,但平均儲蓄率也僅有五.五%。而且不要忘了,存一七.二%還只是替退休年金做準備,吉米還得存錢繳房貸及其他主要支出。 此外,我們也做了保守假設,讓吉米領取的年金金額只有退休前收入的五成。對吉米來講,年金等於最後薪資的五成,這裡列出的財務模型顯然會帶來非常大的壓力。吉米還可以採取其他方法平衡財務,例如不一定要六十五歲退休,如果多工作幾年,退休後的財務負擔就不會那麼大。 舉例來說,如果吉米仍舊希望退休後的生活費有退休前收入的五成,決定一路工作到七十歲,只享受十五年退休生活,他的儲蓄率「只」需一三%左右。每多工作一年,等於多存一年的錢、少一年年金需求。萬一吉米還是想六十五歲就退休,但把年金目標設定在退休前收入的三成的話,儲蓄率只需要八%。吉米也可以六十五歲退休,甚至提前,但設定較少的退休生活費! 再來看珍。她生於一九九八年,二○一六年慶祝十八歲生日,沒意外大概能活到一百歲。英國政府的世代法平均餘命數據顯示,珍如果生於一九九八年,平均餘命預估值是九十三歲,更為樂觀的假設則是九十九歲。以上兩個數字皆是整體人口的平均,如果珍生於收入前四分之一的家庭,她的平均餘命可能更長。 光憑直覺,我們就知道會比吉米再多活十五年的珍,要是依循三階段式人生的模式,六十五歲就退休,財務上一定負擔不起。如果珍要存到等同退休前收入五成的年金,每年得存下二五%的收入。二五%不但比今日大多數人的儲蓄率高出許多,還只是存退休金而已,珍還有房貸、大學學費,以及其他重要支出。 這裡的計算方式,依舊假設珍跟吉米一樣都能領到國家年金。不過,如果珍拿不到任何國家年金,那麼她的儲蓄率勢必增加到三一%。珍的父母如果和吉米一樣,三階段式人生已經讓他們過得很拮据了,大概也沒有什麼遺產能夠留給珍。 對多數人來說,事實擺在眼前,階段式人生在此行不通。而且仔細想想,退休時間長達三十五年,也不可能全消耗在打高爾夫球上。 當然,珍可以和吉米一樣,選擇多工作幾年,多存幾年錢。對珍來說,如果年金僅領取退休前收入的三成就已經足夠,而且工作期間每年都能存下一○%的收入,她可以在七十歲那年退休。然而不要忘了,三成收入非常少,更何況珍在退休的三十年間,全靠這些錢過生活。十年、二十年過後,工作薪資將大幅上揚,珍的薪資收入比起其他人更顯微薄。因此,如果改把年金目標設定在退休前收入的五成,儲蓄率一○%左右的話,珍得工作到八十幾歲。珍比傑克多了三十年壽命,不過卻整整比傑克多工作二十年。 新選項:多階段人生 暫離職場、充實新技能時間將增加 本書的分析顯示,壽命延長時,多數人別無選擇,不得不工作久一點,而且不是多工作一、兩年就足夠,得像珍一樣多工作個十年以上。當「退休年數」接近「總工作年數」的一半時,不拉長工作年數,很難累積足夠的退休金。 要工作那麼多年,想到就覺得人生無望、累死人了。不過,這個結論讓人興趣缺缺的原因在於:我們單純用過去推論未來,假設工作階段很長的人生架構,是套用了傳統三階段式的生活模式。如果我們發揮創意,遠離三階段模型,新選項會更誘人。 珍如果要配合就業市場,一生中必須要有暫離職場的時刻,才有辦法挪出時間學習新技能,擁抱新科技。由於珍得重新接受教育,她的人生將從傳統的三階段模式,變成多重階段模式。這是向三階段式人生「說拜拜」的大好機會。我們要重新打造人生,讓長壽變成帶來活力、創意與樂趣的禮物。

現代人每10年壽命增加2~3歲,你會越活越長!

1840年平均壽命約45歲
2000年平均壽命約85歲

註:本圖數據取自富裕與開發程度較高國家

資料來源:《100歲的人生戰略》 
整理:孫秀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