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你到非洲大草原獵遊,你和兩個好友已來此三天,急著想用手中的相機捕捉難得一見的野生動物。這是個熱辣辣的豔陽天。你們打定主意,非拍到讓大家瘋狂按讚的照片不可,於是把導遊警告當成耳邊風,悄悄溜走了。

就在你們筋疲力竭,想要放棄並歸隊時,牠們就突然出現在你們眼前:一頭母犀牛和犀牛寶寶。巨大的母犀牛不斷甩尾,以趕走蒼蠅,一對耳朵轉啊轉。這正是屏息的一刻。

小犀牛離媽媽有幾公尺遠,媽媽看著另一個方向。你悄悄前進,想找到最好的攝影角度。你決定冒險一試。導遊已告誡過你們遠離犀牛的地盤,別去驚動牠們,別發出聲音。

你的朋友過於興奮,一個說:「設法讓小犀牛看你這邊,我們才能拍牠的臉。」另一個居然對牠吹口哨。小犀牛果然轉過頭來看你們。不幸的是,牠的媽媽也轉頭了。這下,你們才知道完了。你們驚動了一頭母犀牛。更糟的是,你們比母犀牛更接近牠的寶寶。小犀牛趕緊跑回媽媽身旁,但母犀牛生氣了。

你的麻煩還不止於此。附近出現一頭公犀牛。牠也注意到你們幾個了。牠可是比那頭母犀牛大一號。牠低下頭,左腳爪子抓地,牠的角正對著你們,就要衝過來了。

一旦犀牛衝過來,不可能擋得住。但現在已經太遲。公犀牛已開始加速,準備以時速64公里的極速衝向你。

你嚇得動彈不得。怎麼辦?爬到樹上?但附近沒有高大的樹木。你也許可往反方向逃跑,但你早被曬到虛脫無力。要是旅行團的車子不遠,你或許可跳上車,要司機把油門踩到底,但你已經脫隊。最後,你只能等犀牛更接近時,趕緊跳開。你想起導遊說的:萬一犀牛衝向你,絕對不要站在原地不動。但是,你現在似乎什麼決定都做不了,只是呆立在原地。

忽視問題是人性

連元首、執行長也不例外

犀牛來了,該怎麼辦?很多面臨威脅的領導人也是這麼想,只是衝向他們的犀牛可能是對影響世界未來的地緣政治結構變化、市場擾亂或是管理的挑戰,影響所及可能是一家公司、一個組織、一個國家或一個地區;並且影響我們自身和家庭的重大決定。當危機來臨,領導人必須盡速做出決定。每一個選擇都和先前發生的事件有關,每一個錯誤都將加大賭注。如果能及時做出正確的決定,就像遠離憤怒的犀牛,命運將大有不同。一旦造成錯誤,賭注變大,最後的選擇已沒有好壞之分,只有壞或更壞,甚至糟到無可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