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泰是大型器具公司創辦人的曾孫,但他卻對小而美的事物情有獨鍾──在事業上也是如此,梅泰經營安可啤酒公司已有二十七年了。這家公司的歷史最早可追溯至1世紀前的加州淘金熱時期。當他接手時,公司已岌岌可危,他希望可以挽救公司,改良了釀造方法。

誰說不成長,就等死亡?

成功是福也是禍。安可的產品成為暢銷品,生產速度無法趕上龐大需求。

接下來幾年的日子實在痛苦不堪。顧客敲壞了批發商的大門,他只好採取限量供應的方式。所有人都苦苦哀求,希望能多提供一些。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向所有人保證,會盡可能公平分配供應量,這樣的做法很難滿足通路商、餐飲店老闆及零售商。

某天,最糟的情況終於發生了,對於多數公司來說這可能是值得大肆慶賀的好事。內華達州的通路商來了一通電話,說他們剛和位於里諾的米高梅賭場總經理簽約。由於米高梅執行長是安可的頭號支持者,他希望賭場內隨時供應。這是一筆可觀的大訂單,而且必須持續供應一段時間。

「你怎麼說?」梅泰問。

「你瘋了嗎?」通路商說。「當然是答應了。」

「我的答案是不。」梅泰說。

「你不是認真的吧?」通路商說。

「很抱歉,我是認真的,我們沒有多餘的產能,」梅泰說:「你說我可以怎麼辦?減少其他人的供應量?」

「我沒辦法自己去跟對方解釋,」通路商說:「你必須過來一趟,親自跟對方說。」

於是梅泰飛到里諾,親自向對方解釋為何安可無法接受這筆生意。這位總經理非常不爽,梅泰自己也不太高興。

當然,也不是沒有解決方法。梅泰可以外包給別的釀酒商,美國很多新成立的微量型啤酒公司都是這樣起家的。但梅泰從未考慮過這個可能性,因為這麼做就得犧牲公司最根本的核心,違背當初接手這家公司的目的:產品的純度。

梅泰從未忘記這段經驗,他發誓絕不讓歷史重演,絕不會出現限量供應的情形。需求仍持續成長,梅泰已經預見即將發生的產能危機,為了及早預防,他買下對街的土地興建廠房,提高啤酒產量。他開始考慮公開上市的可能,因為他需要籌募業務擴張所需的資金。

產能在達到上限之前,營業額仍可再提升15%。何況,公司也必須邁向下個階段,這是非常自然的事情。每個企業都必須成長,否則只有死亡,不是嗎?

但是,這項上市計畫似乎有某個點一直困擾著他,當他與員工討論之後,也漸漸有了不一樣的想法。梅泰和三位高階主管開會,長談了好幾個小時,試著思考上市之後會怎樣?新的投資人會有什麼期待?他們的需求會如何改變這家公司?話說回來,我們為什麼經營這家公司?我們喜歡這家公司的哪一點?我們的人生目標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