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界最吸引人的念頭之一就是「大交易」的概念。這是一種能讓不同意識形態與計畫,立場堅定不移的雙方終結歧見的協定。

大交易如此誘人,是因為它能斬斷最難解的結,製造皆大歡喜的結局。我們現在面對的問題是,大交易是否能弭平中美之間越來越大的差異,提供一個一勞永逸的和平之道。

棄台,美國際地位將重傷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查爾斯.葛拉瑟認為像美國這樣的國家採取策略是為了追求國家利益,按順序追求三個主要目標。首先追求的是國家安全。接下來是經濟繁榮。對葛拉瑟而言,這兩個目標是今天美國外交政策主要驅力。

第三,是重要性最低的一個,美國應追求與「美國例外主義」意識形態的理念。這些目標基礎是,假設世界在政治採民主原則,在經濟採自由市場原則,在個人場域採自由意志原則,這個世界會成為更安全、更繁榮的地方。這些理念相信美國有保護弱國不受暴政壓迫,在全球人道危機時幫助人民的強烈道德義務。

葛拉瑟的設想是:「我們有必要支持並宣揚民主,但這絕對不是我們的最高宗旨。」

在這樣的戰略算計中,針對台灣蓬勃發展的民主定位,葛拉瑟將此島嶼爭議視為中美關係最重要的痛點。

我們未來很可能要在軍事衝突中保護台灣。這個承諾本身就讓中美關係緊繃,因為中國人認為我們在干預內政。

葛拉瑟的終極假設是:因為台灣對中國如此重要,是中國外交立場的「核心利益」,中國應該會更願意為此進行交易。葛拉瑟更進一步假設,中國在東海的領土爭議以及南海爭議,並非其核心利益,中國不會願意為此開戰。

在葛拉瑟心中,美國應願意犧牲台灣來交換永久的和平。

對美國來說,在放棄台灣時,美國需要面對大交易的算計與冷酷面,這會傷害到美國其他防禦條約的同盟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