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戰勝人腦後,我最常被問到的是「職業棋士」存在的意義。

棋迷在觀賞職業棋士下棋的同時,會為了他們達到那樣水平所付出的努力與創意感動,這些都成為棋迷的共鳴,這份共鳴與棋士的棋力高度所形成的「積」,幾乎就等於對於職業棋士的「評價」。

與人產生「共鳴」
別在執行力上鑽牛角

圍棋關於棋力這部分的意義是相當確定的,但關於「共鳴」,每個人的感受不同;對於喜愛的棋士數值會提升,討厭的棋士會不合理的降低,即使如此,對於基本的努力與創意的共鳴,棋士至今總會得到某種程度的最低保證額, 因為都同樣是人,大家都彼此做同樣的事,下同樣的棋,一路這樣活過來的,或多或少會有同樣的感受。

AI超越人類後,棋士「棋力軸」的數值相對降低,評價的面積被迫縮小;AI還會有變強的可能性,如果人類還以至今的手法,尋找增加共鳴的因素,並不是那麼容易。

不過危機也是轉機,到目前為止棋士是靠出示縱軸的棋力的坐標,讓棋迷依照自己的習性自動展開橫軸的共鳴;說句不好聽的話,職業棋士至今只要死賴在棋力軸上,棋迷就會自行拉拔「共鳴軸」幫棋士撐出評價的面積;但是今後未必能有這麼好的事,職業棋士或許應該乘此機會,積極來展開自己的共感軸。

換個角度來談吧!我們最常被棋迷問的是「該下哪裡?」我也常說「該下哪裡?」不過心中總有違和感。因為棋子即使下在同個地方,但想法不同,應該不算是同一手棋才對;圍棋不是只有一手就了結的,每一手因動機、構想、企圖,其後的展開將完全不同。

對人而言,「下哪裡」及「為什麼下」本是不可分的,圍棋的著手本來也必須呈現完整的一套,才算是完整的表現。